来自良知的感慨

 

 

来自良知的感慨 

 

 

终于忙完了近期工作中的一件大事:促成了市慈善会的成立。昨天已成功地召开了成立大会,所以就又有心情写日记了。

工作不管多忙多累,但对于慈善事业我是非常热爱的。

慈善事业有十分深厚的群众基础,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体现。大凡经济发达的国家,慈善事业都十分活跃。只有我们国家什么“希望工程”、“扶贫工程”、“光彩事业”等等,全是官办的让群众不信任的活动。所以,作为市慈善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我很想在这个群众性民间团体中真正为那些孤、老、贫、病等弱势、困难群体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

昨天成立大会,收到了现场捐款十八万元。会议还现场为十名贫困对象发放了救助金,其中有五名是困难学生。因有两名学生正在就读大学,研究时有人提议由他的亲戚(父母已亡或病)来代领。我不同意。我担心这两名孩子不能收到或者不能悉数收到。也有人提议交给有关单位或组织代转,我更不放心。我坚持通过邮局直接寄往学校及本人,并亲自为两位学生写了信函,督促经办人员到邮局去办理,

这样我心里才踏实。我太同情这种和我的儿子年纪差不多的贫困孩子,我祈愿天下所有学子都能吃饱穿暖,安安心心完成学业。

从政已经多年,也并没有干出点什么名堂来。作为一个小小的公务员,我并不仰慕达官显贵们的权势和金钱,也决不傲视黎民庶众的卑微,我只想求得在自己的一席岗位上实实在在地而且又是愉愉快快地干一点好事善事。至于个人名利的东西我的原则是,应该属于我的当仁不让,不应该属于我的则一尘不染。

而如何来界定这该还是不该,那就需要遵循自己做人的准则,决不刻意去追求那些身外之物。但是,在一个法制不健全的国家,抱着这样理想化的观念,要实实在在干事倒无不可,但要做到愉愉快快却是何其难也。要么就扭曲自己,去迎合那些有悖自己人格的风气;要么就捍卫自己,去四处碰壁。而这两者之间,没有一条路是可以愉快走下去的。而我常常选择的是后者,其不快甚至痛苦就更多更甚。

很多人说我是“女强人”,不管他们是真诚还是奉承,就自知之明而言,我也自信确实有着极强的事业心和较强的工作能力。但是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仅具备这些素质是不够的,还必须有适应社会这一重要的求生本领。在当今社会对一个人能力的评价已经完全颠覆的情况下,尤其还需要在各种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中游刃有余的能力。“识时务者为俊杰”。而这,恰恰又是我最缺乏的,所以,严格地说,我算无能。

我只是一个女人。如果说与天奋斗是上苍赋予每个人最公平的惩戒和考验的话,那么与人奋斗就不应该是女人的本分。我只想做好自己应该做也能够做的事,哪怕对于这个社会只是微不足道。

拷问每一天的所为,如能慰藉自己不曾泯灭的良知。足矣!

 

                                          1997.11.07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