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党校

 

 

忆党校 

 

 

时光流逝,一眨眼就完成了在省委第二党校“县处级女干部培训班”为期四个月的学业。七月五日我们就离开重庆回到各自单位了。前两天班主任杜老师来电话,要我把我在党校的文稿《我的困惑及其超越》寄回去,说学校要在《社科新论》上采用此稿。而当初撰稿时我并未想到此文会登大雅之堂的,所以有些应付。于是赶快又进行一些修改,然后寄给学校。也算完成老师交办的一项任务吧。

在学校时写了三篇文章,一篇是论文《共同富裕与消除贫困》,那是一篇为了完成任务,信手涂鸦,连我自己都不满意的文章。但让我喜出望外的是,它却被评为了全班七篇优秀论文之一。

另两篇是结业前夕,在省委组织部、省妇联来校考察女领导干部成长经历时作大会交流的文章《我的成长经历》和《我的困惑及其超越》。在刚要求每人完成一篇有关成长经历的文章时,我是从心里抵触的。说穿了,是懒,懒得动笔,懒得去回忆。但事到临头,还是得组织服从。又是为了完成任务,提起了笔。殊不知,一打开思绪的闸门,竟有一泻千里之势。历历往事顺着笔尖流淌而出。有了过去,便有了今天。结合女性从政的诸多实际,一气呵成了这两篇文字。再搁上几天拿出来阅改,三易其稿,然后交卷。

谁知道,在大会作交流时竟引起了同学们那么强烈的共鸣。大多数同学都噙着泪花听完我的演讲。会后,热情洋溢的肯定和鼓励使我受宠若惊。有同学说:“听了你的发言,使我们对你的认识有了升华。”从同学们赞扬的话语和信任的眼神中,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刮目相看”。有的同学拉着我的手说:“刚对你有了全新的认识,可惜我们又要分别了”,满眼都是敬佩和不舍

然而,我也深深地感动。从这里,我又一次认识了自我。原来我并不应该那么自卑的,我应该对自己充满自信,昂首挺胸地站在社会和人生的舞台上,潇洒自如地去扮演好自己的社会角色。

四个月很快过去了,今天想来,才觉得那段时光是那么让人留恋。十多天来,同学们的音容笑貌,绰约风姿无时不在我的脑海里浮现。一切仿佛都还在身边。星期天,竟然还有点冲动,觉得又到了该回校的日子。恨不得立即驱车飞也似的回到重庆回到母校,去寻找那曾经属于我们的欢歌笑语。

记得那一次准备联欢节目,咱们女干班为了和男干班一争高低,上午练,下午练,还把晚上都给搭进来练。班上练,小组练,连出场进场的顺序和动作也毫不马虎。

而男干班就仅仅通知各小组作好思想准备,到时候上台即兴表演几个节目,反正大家乐一乐得了,也没有听见他们有嘹亮的演练声,更没有集中的舞台排练。见我们那认真劲儿,他们还大惑不解:“不就是联欢吗?又不是比赛,女人们何必那么好斗呢?”

到了联欢会那天晚上,果然时代不同了,男女不一样。女干班的同学们浓妆艳抹、穿着整齐划一的服装,歌声嘹亮,舞姿优美,让男同学们大饱了眼福。

而轮到男干班的同学合唱时,他们三不拉齐漫不经心地走上台,当转身面向观众的时候,台下突然爆发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哈哈大笑,有的甚至笑得弯腰打滚。因为,聚光灯下,第一排,有一位男士,居然,居然,哈哈哈!居然裤子连门都没有关!扎在蓝色西裤里面的白衬衫都从皮带下面的门口不甘寂寞地暴出来了。

台下滚来滚去的笑,台上的演员却面面相觑不知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个个也跟着尴尬的莫名其妙地笑。会场一时静不下来,节目也演不下去。那一阵,整个会场真是一片欢乐的海洋。

也许是台下有同学站起来示意,台上那位没关门的才终于知道了这满场的笑声是从自己这里发出来的。他转着头紧张地检查自己的全身,终于发现问题。便突然来一个向后转,背向观众迅速关上门再满面通红转过身来。

这个动作不要紧,更加爆发了全场台上台下的哄堂笑声,一度不能安静下来,直到主持人上台控制局面,演出才得以继续。

如今想起这一切,可敬的老师,可爱的同学,宛如就在眼前。分别已经十天了,不知道大家是否也在想念着我!

人的感情就这样。在学校的时候,老是想回家,牵挂儿子,牵挂工作。这一旦回到家,却又是更加强烈地思念学校、思念同学。毕竟家可以常回,而母校不能常归。儿子可以常见,而朋友不能常聚。

此时此刻,何其感慨!

 

                                          1996.07.15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