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的招数

 

 

局长的招数 

 

 

    每到暑期,教育系统就特别热门。各种求学,求事,求调动的人便打开各种门路托熟人找关系以实现自己的一些重大愿望。其中尤以求学者为甚,小学初中高中中师中专大专大学等等,每一个阶段的各类学校都被各种需求的人们觊觎着,这“后门”就永远拥挤不通。而今年似乎尤为热闹,特别是报考中师或大专的一律托人说情。上了线的,要求不被挤掉:擦边的,要求跻身于前列;未上线的,要求委培,哪怕是交上六千七千也在所不惜。总之一句话,要读书,以后解决一个饭碗,这是每一个学生和学生家长的迫切愿望。

我这个有职无权,说话顶个屁用的所谓教卫科长,居然也有人上门求助,而且今年较之往年更多,几天下来我的手里各种条子也有了近二十张。这里面,如果一一照办,就是市长也办不到。个别的实在应该应酬的,也只好硬着头皮去想办法。

几位市级部门的朋友或领导交办的事,我就直接把他们引荐给市教委相关同志或领导,让他们双方有了联系,我就算脱手;一个亲戚的女儿考了蓬师,我已最大限度的使出了招数,拜托给了蓬溪的几位老同学;而我的直接分管领导和一位市级领导交办的两位学生的事,就只好到中区文教局去磨磨脸皮和嘴皮了。

Z局长有些象我这样的性格,直言快语。一番客套过后,他便讲了许多大实话。他拿出他的一个笔记本给我看,上面密密麻麻地记满了几大篇名字,全是通过各种关系来做工作要求读书的。我接过笔记本翻了一下,上面的名字几乎个个赫赫然,有几个甚至比我今天拿出来的名字都更为显要。着实也难为这当局长的了,我的话还未出口,自己却深深地同情起这位局长来。

聊了一阵,书归正传,还是得说明来意。局长很无奈地说:“来者不拒,我一律记在本子上,谁也不去得罪。到时候看一看,如果本来分数就高,顺利录取了,我就告诉他我是帮你作了工作的,还找了某领导的。如果分数低,落选了,我就给他举一个比他分数还高些但也落选了的例子,让他去打听一下。果然如此,他就服了。确实托不下情面,必须去作一下学校工作的,我就在名字前面画一个三角符号,一有机会,就美言几句”。

好一个机灵滑头的局长!

我自我调侃道:“那么,今天对我,也是如法炮制?”

他笑答:“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罢!”

这家伙的老谋深算实在让我不甘心,追问道:“你是否也应该在这两个名字前加一个三角符号?"

他风趣地说:“这不必了,就你这联系人的名字就够吓人了!”说完向我狡黠地笑。

走出文教局,我倒也有了许多的清醒。他的一番话,虽有几分露骨,倒却十分实在。实实在在的人际关系,实实在在的处世哲字,比上一堂课更有收获。

 

                                         1993.07.30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