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理”的熟人

   

 

“安理”的熟人

  

 

昨晚出差归来刚到家,就接到通知,要我为团市委和公安局联合举办的“交警为人民,人民爱交警”演讲比赛当评委。

今天早上忙忙地赶到预赛现场,其他几位评委都已到齐。刚在指定的座位上落坐,工作人员小华便向我交代了已经摆在座位上的一大摞选手们的演讲稿和各项评分标准,并作了说明。

根据以往的经验,听完一个,根据演讲稿内容和演讲技巧两大部份各评估一个印象分,加起来就是总分了,一般也是八九不离十。与各位评委统分后的总评成绩相比,其准确性也是比较高的。今天当然也是如法炮制,既费不了许多脑筋,效率也比较高。

正想着,小华又向我走来了,谦恭、神秘的样子。我以为他还有什么未尽事宜要向我交待,赶忙侧过身子,把耳朵凑过去。果然他弯下腰,向我耳语:“有一个叫李超的选手,是安理的熟人。”说完,他又有几分难为情地笑了笑。

我当然什么都明白了。安理,是这次演讲比赛主办单位现今主持工作的领导,小华来作这样的提示,是不需多作任何补充说明的。我未置可否,只礼貌地向小华报以同样的微笑。

这时候,沉默是金就是最好的回答。

    我回过头看了一下周围的其他几位评委们,和我一样,都是去年的几位老评委,久经沙场的。比赛还没开始,大家谈笑风生,一个个都若无其事城府很深的样子。我默不作声低头继续翻看那一摞其实本来也用不着翻看的材料。

预赛开始,选手们一个一个登台角逐,比起去年那次演讲比赛的选手总体素质提高了许多。好几位选手不仅演讲内容生动感人,而且演讲技巧也十分到位。但根据预赛分数不宜过高,给决赛评分留下余地的原则,评委们定下的给分标准是控制在9.39.6分之间。前面的几位选手综合分数最高是9.58,最低一个忘记演讲稿的选手是9.40

几翻亮相下来,就轮到了那位“安理的熟人”——李超。这是一个女孩,五官清秀,仪表也算端庄。但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一上台就明显地带有几分不自然,表情僵硬,像小学生在老师面前背书一样拘谨。偶尔的肢体辅助语言也很呆板、做作。整个演讲稿也是平铺直叙缺乏新意。在今天参加预赛的十四位选手中,要把她推向前五位进入决赛圈,着实有二等兵升营长的危险。

我咬了咬笔杆子,迅速回顾了前面几位选手的实力,实事求是说,她属于中等偏下。9.43分,不过如此。

可是,“安理的熟人”,这个讯号总是冒出来,在我的脑子里旋转。我蓦地感到这笔头好沉好沉。咬咬牙,又横横心,还是好犹豫。

计分员已经开始依次收取评委手里的评分单了。我迅速地扫视旁边的一位评委,象是一位想舞弊的小学生窃视他人答卷一样心虚没底。

 “安理的熟人”!这信号像一道闪电又在眼前晃过。我给的分数不至于被主持人报分的时候作为最低分数被去掉吧?于是一咬牙,我终于抓起桌上的那支彩笔,把那个3改成了8

计分员收走了我这张笔划零乱,有明显修改痕迹的记分单。我无聊地摆弄那支在今天的赛场上代表公正的笔,心里总是不平衡,好久回不过神来。

十四位选手全部讲完了,总分一一揭晓。那位李超,果然出线,正好在第五名。也就是本组进入决赛的最后一名。

如果她不是“安理的熟人”,那结果又可能是怎样?

    下午是紧张激烈的决赛,“安理的熟人”已不再是预赛中沉重的砝码了。那位李小姐,在十三位决赛选手中成绩居于第十三位。并不难为她,毕意她获得了本次大赛的三等奖。

 

                                              1993.04.28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