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校长

 

 

如此校长

 

 

    遂州路小学给略儿上一年级报名,尝够了个中的酸涩。

    学校不大的操场上,黑压压一片人,只看见人头攒动,嗡嗡营营,全是为孩子求学的父母。从一张张忧虑的面孔,一双双渴求的眼神中,你就知道这校门的高深和就读的艰难。

一个干瘪黑瘦的半老女人,被一大群手持红色介绍信、绿色户口薄、白色人情条以及花花绿绿人民币的学生家长簇拥着,象一个骄傲的皇后。从楼上到楼下,从楼下到操场,再返回楼上,如是往复不停地旋转,全然不顾周围“校长”前“校长”后的那些狂热的追逐。

她时而钻进一个教室去对正在给学生报名的老师指指点点,时而又低头和迎面而来的教师耳语几句,像是在面授什么机宜,使得周围乞丐似的人们越发有几分神秘兮兮的恐慌。

她就这样昂首挺胸在教学楼上一层一层地转。她不舍得躲起来去回避那些前呼后拥的学生家长,那样太浪费这份志得意满的优越感。不让这些家长们楼上楼下找她几圈,怎么能淋漓尽致地去体现自己作为“校长”高贵的人生价值和超群的社会价值呢?

尤其是这个“长”字,掷地千金啊!她要最大限度地去玩味、领略甚或积累、收藏这份精神快感,而不能须臾放弃。如果有一天她摘下这顶乌纱去为自已的大事小事麻烦事求助他人,甚或在百货大楼购买化妆品被服务小姐瞪了白眼时,她可以用这一笔曾经拥有的精神财富来为自己的尊严作精神支柱:想当年,老子,哼哼!

再说,作为一个社会名流,当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找到的。尽管这个“小学校长”的头衔根本排不出座次和级别。

所以她要在开校前这短短的十分金贵的几天出尽风头占尽风流。即使是在本来就可以正常入学的学生家长面前,她也决不随便的打开绿灯。

年龄还差几天才满七岁,明年再来!

你是某工厂的吗? 我们学校搞建修,还差几吨水泥,咱们商量商量再说!

哦,你是广播电视局的,待我闲些时候,和你谈谈宣传我们学校的事情。

总之,要让你多跑几回路,还不容易吗?见什么说什么,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让你头疼好多天。校长是管老师的,如果连这么点智慧和应变能力都没有,还叫校长吗?

再来看那些为子女求学若渴的众生相,有在千百人注目的讲坛上侃侃而谈的领导;有自恃清高以万事不求人为信条的学究;有本人提前致富并带动社会共同富裕的风流倜傥的企业家。他们已然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为了儿女,还顾得上什么自己的虚荣和尊严呢?此一时,彼一时,也许有一天,这校长也会求我呢。这样想一想,心里就会平衡许多,镇定一下情绪,就什么低三下四的话也能说出口了。

    我无法去和包括校长在内的众生们心理抗衡。为了自尊心免受创伤,最明智的办法就是不要在校长权威最登峰造极的时候去找校长。

 

                                               1992.09.02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