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徨与思索

 

 

彷徨与思索

—— 写给闺密的信 

 

 

莉:

真对不起你!你的来信我已经收到很久了,由于近来工作忙一些,久久没有复信。是你的生日提醒了我,今晚无论如何要完成这封意义重大的书信,否则,我会遗恨三百六十五天。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也许已经不及时了,但是请你相信:在你生日这天,有一个朋友曾在百里之遥分享着你的愉快和幸福。为你斟上一杯美酒,献上一段乐曲。亲爱的朋友,我们不要回顾过去,微笑着面对今天和明天,幸福会永远伴随着你。

我的情况毫无变化,每天按部就班,始终是在繁忙和杂乱之中度过,看不到任何成就,也报不出任何实绩。眼见得众多有识之士纷纷投身于改革的洪流,而自己尚在循规蹈矩、小心翼翼地守护这四尺见方的办公桌。天有多高,地有多大,水有多深,浪有多急,一概不知。  

随着岁月的流逝,时势的变迁,我的归宿到底在哪里,将成为一个严峻的课题摆在我的面前。要么继续为官府效力,到头来也许能捞个一官半职。但这又有什么意义?我何必要在未曾迈步时就准备去碰得头破血流呢?

两年的秘书生涯警示着我:不能长期从事行政工作,更不能为官!因为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诚实善良了,这虽然是作为人应有的本色和品质,但是在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里,这也许并不完全是优点。大仲马说过:“要在这个世界上求生存,光做一个诚实的人是不够的”。虽然我极力反对那种虚伪、狡诈的处世哲学,但是对于那些虚伪、狡诈的人,我们却必须多一个心眼去应对,甚至多一分憎恨去斗争。

近来,面对一个又一个矛盾,一次又一次经受着官场现状的冲击。要么备受良心的谴责,要么饱经世风的排斥,这种良知和现状在心理上的较量,其痛苦是难以诉说的。我越来越希望早日离开这里,凭自己的本领和才干去搏击去闯荡。可是,我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去干点什么或者又能去干点什么实实在在的事业。

当一个人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失去兴趣时,工作就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它除了是一种谋生的手段而外,没有任何更高层次的意义。然而有什么办法呢?中国现行的人事制度决定了我们这一代人,必须为新世界的诞生付出代价,我们过去的岁月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而且现在我们还在继续证明着。何况,绝对的自由本身就是不存在的。所以,在自己还不可能立即离开自己现在岗位的时候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何况说其实哪个地方都一样,因为任何单位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被同一个僵化的体制、被同样僵化的思想、观念束缚着。

我们的一生中任何一个片断,不管是悲是喜,它都是珍贵的。它不仅丰富着我们的阅历,而且也提供给我们观察生活和社会的窗口,只要我们在不断地观察着、剖析着、总结着、完善着,我们自个的生命就是有意义的。为什么非要急功近利,希望立即得到别人的承认不可呢?

我们完全可以这样对自己说:我们和一切伟人在人格上都是平等的。甚至于我们在有些方面比他们崇高得多。这不是阿Q精神,这是我们作为一个人应有的自信。

现代人与传统人有一个最重要的区别,就是是否盲目崇尚和依赖权威。当然这是空洞的理论,但我想,我们应该从观念上努力去缩小与传统人的这个差距。所以我真心地希望自己不要从政,历史发展的趋势决定了今后(当然,在官本位观念还顽固存在着的中国,这个过程也许很漫长)从政未必就会受到人们的尊重(这在发达国家已经实现),官员形象在人们心目中的所谓地位和威信现在即使在我国也已经或者正在受到威胁。

其实,我很想作一名律师。我自考选择了法律专业,就是因为对这一行业的热爱。非常希望人才的合理流动能在我国早日实现。

你看,说了这么多,早已离题万里。最后再次为你的生日祝福。让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在相同的时刻,为你的幸福,举杯!

祝幸福愉快!                  

      1988.07.04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