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击浪

 

  

一石击浪 

 

  

    市里新组建了监察局。那几天,先后有几个同事问我是不是要去监察局工作。有的甚至出主意:“听说你要去监察局?任职才去,不任职就不要去吧。”

我压根儿就不知道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事,但问的人多了,这消息显然就是有来头的,便觉得纳闷。

  直到有一天,刚调到监察局任办公室主任的一位朋友对我说,欢迎到监察局来。我问,此话从何说起?朋友还笑说,都快成同事了,不必这么谨慎了吧。

回到办公室,我立即询问了我的科长和崔副市长,他们都表示完全不知道此事。

没想到过了两天,监察局主持工作的领导居然带着办公室主任正式来找崔副市长了解我的情况。崔副市长说,我身边的工作人员,从未说过要调离的。王局长告诉她说组织推荐拟到监察局工作的人选里有我。

我和崔副市长都觉得这事很有些蹊跷。

经崔副市长过问,很快这事的来龙去脉便浮出水面。原来是市府办党组在研究相关工作时,有领导在会上说是我想去监察局,并自己已和该局联系做好了工作,所以党组便向人事部门作出了推荐。

对于这种子虚乌有的空穴来风,我很不解,也很气愤。要求单位党组对“本人愿意去监察局,并已自己做好了该局工作”的说法作出解释。崔副市长也就此事对市府办领导提出了质疑,特别还对未曾征求过她的意见动了肝火。

我也很窝火。我这人平时只知道恪尽职守,对于岗位职责范围内的工作力图尽善尽美。至于对单位领导的各种逢迎,确实缺乏长袖善舞的本领。看来在市府办这两年是很不被单位领导看好了。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心一横,便和崔副市长商量,如果她同意,我便顺势去监察局算了。

话分两头说。与此同时,监察局领导也趁热打铁向崔副市长申请,提出他们是新建单位,急需充实力量,特别需要文字工作的骨干,希望崔副市长支持。崔副市长最终作出了同意的表态。于是监察局领导立即找到我本人,表明了迫切欢迎的诚意。

当天,监察局办公室(兼政工科)主任便持组织调动表来找市府办领导签字。因秘书长出差在外,他便找到在家的副秘书长。

鉴于崔副市长就此事提过意见,在家的领导都不愿意在调动表上签字。崔副市长还亲自对他们表明态度说:“这件事要分两个阶段看,第一阶段程序上有问题,我很有意见。但后阶段已通过监察局理顺了组织关系和调动程序,你们就可以签字放人了。”

副市长话也发了,但在家的副秘书长们仍然不愿意签字,推说等下周星期一秘书长回来再说。

    秘书长是建市前遂宁县委老领导,对建市后从各地选调而来的市级领导一般不放在眼里。他出差归来便在我的调动表上签了字,并向崔副市长和我作了非常牵强的“说明”。他说,此事当时未征求我本人和崔副市长的意见是考虑到去新建单位属于提拔使用,在他们看来是好事。但他矢口否认在党组会上有“本人已事先要求并作好了工作”这一说法。也罢,既然没人愿意承认,至少说明并不光明,这件事的起因便成为迷踪。

至此,我以为调离市府办已成为定论。

没想到此事很快传到了市长那里。市长立即委托他的秘书转告我,叫我不能走,必须继续留在原岗位工作。至于已经形成的局面和后面的所有工作由他来做。

此事竟然惊动了市长?这让我有些不解并忐忑不安。

第二天上午市长通知我去他办公室,亲自给我谈话。他肯定了近两年来我协助崔副市长工作的实绩。说市府领导身边物色和培养一个工作出色并配合默契的文秘人员很不容易,叫我留下在市府办继续工作。我也谈了此事的全部经过,希望市长能理解并支持我和崔副市长最后的一致决定。市长勿容置疑地对我说:“我已经给人事局,监察局打了招呼,你现在不能走。任何人签了字也不起作用,我说了就算数!”

我真的不明白,一个应该由市府办管理的小小工作人员的调动,作为市长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可市长仍然坚持说:“你不要想那么多,放心搞好你现在的工作就是了,一切与你无关,这是领导的事情。”

随即市长又立即约了崔副市长去研究此事。

下午,崔副市长私下告诉我,说市长坚持不同意我的调离,是因为他对这件事很生气。他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工作人员的调动问题,而是组织观念淡漠的问题。此事既不征求当事人本人意见,甚至不征求涉及到的相关市府领导的意见,随意调动领导身边的文秘人员,更是缺乏组织观念的表现。此风不可长!崔副市长对此已表示理解,并说服我也安心留下来。

当晚,监察局办公室主任电话告诉我说,下午他们已将我的调动表送到人事局,但人事局不接。人事局长说:“此事市长打了招呼的,这个人你们要不成了。”

事情还没有完。

第二天.崔副市长又告诉我说,市长还将向市府办提出要求,必须按照监察局拟定安排我的职级解决好我在市府办的职称。

然而,我深知,这对于我并不是好事!这场风波本来绝不是针对我的得失,我不过是一粒棋子,去留完全取决于一场对弈而身不由己。但我也实在不愿意把自己的前途维系在对弈双方中的任何一方廉价的许诺上。我希望用自身的努力去获取社会对自己的承认,用自己的真才实干去创造并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就这次事件而言,我更不希望因为我的去留以及职称评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为此,我再次请求面见市长,甚至顾不得在市长面前的言辞激烈,郑重重申了我对这次事件的看法。同时恳请市长:倘若坚决不同意我调离市府办,也请不要因为此事立即为我评升职称。

事情已经过去一周多了,这一石击浪的风波也许就这样平息了。事过之后才感觉像是经受了一场地震,劫后余生越发后怕。

在官府之地工作,一方面在领导身边耳濡目染,确实受到了很多锻炼和培养。但另一方面,长官意志之间那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妙,又常常把我这样的无名小卒置于争论的漩涡之中,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回想两年来,我这样一个小小文秘人员的评职、入党、工作安排等问题常常被当成靶面,成为各位领导众矢之的。虽然我也知道这一切并不是冲我而来,但最终却被无辜伤害直至遍体鳞伤。

在一个人际关系错综复杂的环境中斡旋,我,是不是有些弱智?

机关的同志们都说我的这次经历很富戏剧性,只是不知道这充满戏剧情节的一幕,对我今后工作的处境到底是喜还是忧?

    

                                             1988.02.06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