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往市府

 

 

调往市府 

 

 

 

生活就象戏剧,很多意想不到的情节随着剧情抖落着,不到落下帷幕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局。

二月下旬的一天,市教育局鲁局长找我谈话。说市政府分管教育的崔副市长身边的文秘人员已经作了调整,崔市长向教育局提出需要将我借过去协助她的日常工作。

这个消息真是太突然了!

去年遂宁刚建市,在充实市级机关各部门人员的机会中,我从蓬溪县教育局调往遂宁市教育局,在调动过程中,曾经在崔市长的审批环节上搁浅很久。一度误以为这位女领导不解下情,或者是和我过不去。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选择我到她的身边工作。

去还是不去?

以自己的性格特点,也许更适合搞教研或者干一些专业性强的工作,这文秘方面的抄抄写写,特别是在领导身边会受到各方面严格规范的要求,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适应。

不过当时我到遂宁工作已经两个多月了,在市教育局教研室的工作同样也还不是很适应。教研室人手少,而且因为新建市新组建的单位,一切似乎都还没有理顺。事务性的事情多,而正常的教研工作却还没有开展起来,全在应付一些分外之事,性质都是打杂,抄抄写写,收收发发,并且毫无规律和程序。因此常常也有闲散空虚无所适从的感觉,也许换一种工作环境对自己会是另一种历练。生活的道路还很漫长,机遇总是伴随着挑战的,也许这种“借用”只是突击性的,像是去打一场战役,既然号角已经吹响,那就迎上去。

三月二日,在鲁局长的陪同下,我来到了这个一直觉得讳莫如深的首脑机关。在崔副市长身边工作。

这里没有高墙,一点不像衙门,只像一个大户人家的宅院。临闹市大街的一个圆拱形的大门,两边有两座二层小楼。大门正对一排平房,约摸有十来间屋子,那里面就是各位市长和副市长的办公室。 

办公室并不十分宽敞,设施也很简陋。完全没有坠入豪门的感觉,反倒很快适应了这里的平民氛围。各位市长副市长也很亲民,特别是崔市长的为人处事、品格性情都为我所敬佩。

我的工作是全新的。收发文件、看文件、整理文件;参加会议、写记录、整理记录;参加领导现场办公、督促落实领导议定的事项;筹备各类会议、撰写各类文件和文字材料……一切一切都那么陌生。

两个多月过去了,工作也算已经得心应手。和相关部门以及本机关各科室的相处已经打开局面。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之中。

今天,崔市长、侯副秘书长都给我讲了已决定将我的工作关系正式从教育局调往市府办,相关事宜政工科会尽快办理。

两个多月的变迁,工作岗位变了,其实我还是那个我。可好些人却突然对我刮目相看,连以前总是用鼻子“哼、哼”的人,现在也亲热起来了,热情得不可理喻。

我深知,其实自己并不是一夜之间突然具有了卓文君的才华或者林黛玉的美貌。而之所以突然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是因为在他们眼里看到的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崔副市长;他们眼里的崔副市长也不是她本人,而是她手里副市长的权力。

这样的内心是不是太猥琐了?他们灵魂深处的旯旮里,有一个龌龊的藏垢纳污的垃圾桶,从那里时常冒出的臭气,严重污染着他的灵魂,然后透过他的皮囊,表现出俗不可耐的市侩习气。

看到这类人士的那副笑容,我并不觉得是在受到尊重。他们尊重的是我的岗位,那么蔑视的就是我自身。每每想到这里,心里便很不是滋味。

我非常留恋在蓬溪县教育局作教研员那短短的一年多时间,特别是那期间辗转各区为老师们巡讲教材教法,那才是自己真才实学的展示。所到之处,受到广大区乡教师的热烈拥戴和尊敬,那样的掌声才是对我真正的肯定和由衷的热爱。那样的人生价值才真正具有无比珍贵的含金量。

当然,我不能老是留恋过去的风景。人生一世,有风雨就会有彩虹。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也许都要逐一地让我体味个够!

那就用一颗平常心,脚踏实地去做好每一个“今天”的事吧。

 

                                           1986.05.22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