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乡村教师上课

 

 

为乡村教师上课 

 

 

像做梦一样,从老三区又到了老二区。这是我作为县教育局教研室的小学数学教研员第二次到区上给老师们讲教材教法了。

任隆这个小镇上突然来了一百余人住宿,还真够麻烦的。我们住的旅店很小,很多老师都没有安排下去,又到处借宿或者安排别的住地。好在我们是老师们的老师,事先就给我留了一个单间,所以我一到达就有一间属于我的房间。这样,课余的时候我就可以关起门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书写日记本了。

任隆区教办的同志大概太忙,不像上次蓬莱几个区,区教办还管我们饭。到了晚饭时间,我和赵老师一起去下馆子。我和赵老师是师生关系(在高峰山进修时他是我的辅导教师),现在又是同事关系,当然不能让赵老师去买饭。我抢先买了两份菜,一份汤,六两饭。三下五除二,一共刚好两元钱。两元钱请老师吃了一顿便饭,惭愧。

第一天是赵老师给大家讲教学大纲,昨天轮到我讲教材教法。这是在任隆讲课的第一天。

吃完午饭回旅馆的路上,碰到在任隆教书的一个老同学,他对我说:“听这些老师反映,说你讲得很好!”

回到旅馆房间,躺在床上午休。参加培训的老师们也陆续回到旅馆,楼道里脚步杂乱,人声喧哗。

我听到有几位年青老师在议论:“今天上午张老师讲得真好!”

另一个说:“是不简单哦!”听得我在屋里都不好意思起来。

晚饭后,和赵老师去看电影,邻座恰好是一位参加学习的女老师,她也不住地夸我说我讲得很好,真有些难为情。听得出这是一位比较耿直的老师,她还给我提了一条意见,说我讲得太快了。

是的,昨天的课讲得真快。由于数学讲座和语文讲座安排的时候发生了冲突,领导从蓬南来电话叫我少讲半天,也就是说原来讲两天的内容现在要一天半讲完,我只能讲得快一些,不然就完不成教案。于是我便加快了讲课的进度,上下班时间也卡紧了。到下午下课时,已经讲完了上次在蓬莱讲的一天半的内容,这样就还只需要半天,我就可以轻松地拿下来。

当然,这只是客观原因。“讲得快”,说话像放连珠炮一样,这本来就是我的语言特点。不是优点,是一个老毛病。自己也总结过若干回,真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啊!

今天讲课的地点改在了任隆小学操场里,敞天露地,一点儿也不关音,干扰也大。但由于今天讲得慢一点,所讲的内容老师们又很重视,精力非常集中,也许比昨天连珠炮的效果会更好些。

讲课结束的时候,我的话音未落,下面已经爆发了一阵噼噼啪啪的掌声。同时大家七嘴八舌地嚷开了,有的还站起来鼓掌:“讲得好啊!讲得好啊!”

我被这热烈的场面所感动,高声补充着:“祝老师们在教材考试中取得优异的成绩!”

老师们再一次报以长久的掌声和赞叹。

乡村教师们太纯朴了!其实我有什么功劳呢?不就是多翻了一些资料和整理了一些以前教学中的体会吗?这也是我的工作,是我应该做的。却得到老师们这么高的赞誉,真是不好意思!

 

                                          1984.10.07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