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河比赛

 

 

拔河比赛

 

 

今天学校举行运动会,将要进行拔河比赛。好像沉闷的日子里,突然增加了几分孩子气。我的心情也和孩子们一样激动,对每一场比赛都十分关注,好像这胜败关系到我的命运一样。

轮到五年级五班对二班了,各班的班主任和科任老师都事先对自己的“运动员”们作战前动员,指导他们怎么排列,怎么站稳脚根,身体怎么向后压等等。“运动员”们一个个摩拳擦掌,他们互相磋商技巧,互相鼓励着。班上的其他同学还从沙坑里捧来一捧捧的沙撒在运动员脚边防滑。

双方队员作好了准备,裁判老师便鸣哨,示意大家注意。这时大家的心都绷紧了,队员们调整好自己的姿势,只等开始的哨音一响,就拼命地拉。双方的老师们站在自己的阵营前,还在利用最后的一分一秒向学生们鼓劲。

“预备——嘘!”

“加油、加油!”场外观众的助威声一浪高过一浪,震撼在整个操场的上空。

“二班加油、二班加油!”二班的场外同学和老师声嘶力竭地喊叫着。

“五班加油、五班加油!”五班这边毫不示弱。我也和在人群里,向着五班这边狂吼,为他们助威。

场子中间的裁判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拔河绳子中间标志着中点的红布条,它在缓缓地移向二班那边。

情况不妙!我心里一阵紧张。“加油、加油、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尽管我已经使出了最大分贝的嗓音极限来呼叫,但操场上人声鼎沸,我的声音被淹没在里面,还是显得那么微弱。

五班的运动员咬着牙,使劲将粗大的拔绳向后拽着,一张张脸蛋涨得通红,像刚打开的鸭蛋黄。有的同学额头上鼓起了一根根青筋。此时此刻,他们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豁出命来,拉!

二班的全老师,向着他的学生一点也不服输。他指挥着他的队伍:“一、二、嘿!一、二、嘿!”一边拼着命有节奏地喊着口令,一边用手大幅度地向后挥舞,做着压下去的动作。像一位音乐指挥家在指挥着一首激越的交响乐。他的脸也像学生们一样通红。此刻,说他已然忘记了一切,绝对不是夸张。由于奋力挥动着双臂,他的大衣从肩上滑向一边,掉到地上,他也顾不得,一心指挥着他的千军万马。

二班士气高涨。随着全老师有节奏地指挥,用力很是集中,红布条继续移向二班,缓缓地、缓缓地……

我的心更紧张了,心里为五班捏着一把汗。

红布条依然缓慢地但却持续地移向二班,看来胜利是二班的了。

快了,快了,红布条快进入二班的阵地了……

“嘘——!”裁判员一声哨响,宣布第一局完。

二班的同学们猛地丢掉绳子围在一起拥抱着,他们高呼着“二班万岁”,他们把帽子抛向空中,跳着、唱着,庆祝他们的胜利!

我虽然心理上倾向着自己执教的五班,但此刻,看到二班的孩子们那么激动那么快活,在这样的场面里,我也高兴得笑了。

五班的学生也三五成群地围着圈,他们在总结着失利的原因。有的说力量不集中,动作不协调,有的说没有掌握好技巧,力量没有完全往后压,有的说尾巴为什么在摆动。他们的脸上依然充满着斗志,他们要把胜利夺回来。

我注视着沸腾在操场上的孩子们,他们像一片竞相开放的鲜花,渲染着这块培育他们成长的土地。太阳照在他们的脸上,如此热烈奔放,如此娇艳明亮。

他们一群群地簇拥在我的身旁,给我诉说着胜利的自豪和战败的不甘。我也和他们一起,分享着他们的喜悦,抚慰着他们的失意。给他们讲胜不骄败不馁的道理。

此时此刻,我的心和孩子们是相通的。他们爱我,信赖我,就像我的儿子!我爱他们,心疼他们,就像他们的母亲!

 

                                          1982.12.08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