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狗狗的小男孩

  

 

爱狗狗的小男孩 

 

 

 

阳春季节,铁牛广场上空各式风筝漫天飞舞。涪江岸边宽阔平坦的河滩公园,绿草茵茵,花木葱笼。草地上宠物追逐,游人悠然。人狗和谐,一派久违的迷人春意。
   
车在草地边车道上停稳,马虎跳下车便欢快地奔跑。我和佳找一块平坦的地方,刚铺上塑料布作为大本营,一个瘦小精干带几分英俊模样的小男孩便冲着马虎投奔我们而来。

    寒喧中,他说十二岁,初中生。他的身边没有小伙伴,也没有家长,在这个周末的下午形单影只在草地上溜达。他十分喜爱马虎,一见如故般和马虎嬉戏。他语言流利,口齿清晰,善于表达,婆婆长婆婆短地和我们套一阵近乎。那亲热依恋又有几分讨好的眼神,把他和我们的距离很快拉近到零。

    能够得到我们允许让他带着马虎在草地的小径上狂奔,似乎就是他最惬意的享受。马虎才四个月大,每每跑得累了,男孩就心疼地抱起它跑回我们的大本营来歇息一阵。嬉戏中又掏出他衣兜里的瓜子,剥了仁来给马虎作为游戏的奖励。

他很天真地问我们一些关于马虎以及饲养狗狗的问题。比如马虎吃什么呀,它乖的时候有什么表现呀,不乖的时候呢,它咬人不呀。甚至还问,婆婆你们知道哪里有狗狗要送人的吗,我也想领养一只。好心的佳居然答应帮他关注,还认真地记下了他的电话号码和名字。我还特别提醒他领养狗狗的事必须在得到家长完全同意并全力帮助的情况下才能进行,既不能影响学习,也必须对狗狗负责终生。孩子点点头,有些低沉地告诉我们,他家养过两只狗都分别被爸爸和爷爷先后丢失了,说完还淡淡地叹口气,似乎很无奈。
   
我们注意到他的右手掌裏着厚厚的纱布,中指里层还有一块小夹板,我问他这是怎么啦,他说是作饭时剁肉剁到手指,骨折了。因为是左撇子,所以受伤的是右手。为此,已经半月没上学了。

    虽然他轻描淡写的几句叙述中有着漫不经心地淡定,但却在我的心头激起一阵强烈的好奇。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孩子啊?十二岁的男孩,自己作饭,左着撇子连手指骨都剁断了!莫非他的父母要过早地培养他独立生活的全部能力?或者他的父母事业繁忙到只能让孩子完全地独立生活?或者,唉,我有些不敢想了......算了,不要瞎猜闲事了,天下父母应该都是爱孩子的吧,不过爱法不一样罢了。想着便徒生几分怜爱却又不忍多问,生怕揭了他幼小心灵上的什么伤疤。
   
很快到了该回家的时候,我们开始打扫战场收拾东西,男孩还恋恋不舍地跟着我们,打听我们家在何方,一直把我们送上车,然后紧紧拥抱马虎,站在车边说马虎再见。马虎也将那前爪搭在车窗玻璃上,拼了命地扑腾,那孩子才挥挥手,蹦蹦跳跳跑了。
   
我们在车上整理好物品、拴好马虎、汽车找地方掉头,然后沿着草地边的车行道缓慢开出去。快到出口处时,远远看到那男孩却在出口的门边等着,车临近了,居然还在向我们招手,似乎要我们停车。我揿动按钮降下车窗问他有事吗,他说婆婆我可以搭你车吗?我哥就在你们家小区对面街上干活,我想去他那里玩。我和佳不约而同对视了一下,双方的眼里都是默许的目光。

    佳打开车门让他上车。他身手敏捷地钻进来紧挨着马虎一起坐在我旁边的副驾驶位置上,再把马虎抱在怀里,用他骨折了中指的小手掌爱抚地摸娑着马虎头上和背脊上光亮的皮毛。我试着问问他哥的情况,他却支吾着有些不情愿回答的样子,只说哥在那里干活,好久不见了,想去看看。

    到我家小区门口,男孩麻利地跳下车,转身再次和马虎挥手再见,而且没有忘记说谢谢婆婆,然后一溜烟跑进了对面小街深处,引得马虎又趴在窗边一阵难分难舍的吠叫。

    不由我和佳一阵议论,原来我俩的感觉竟如出一辙。直觉告诉我们:这孩子,似乎,这附近根本没有哥哥。他,只是寂寞。为了和马虎,和我们多呆一会儿。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孩子啊!这谜团,这牵挂,占据了我和佳的整个思绪。直到晚饭后我们乘公交车去逛街,下了车我问闷不作声的佳,你在想什么呢?佳说,我在想,下午那男孩到底有着怎样的孤独和忧郁呢?这情结,竟然,又是惊人的一致。刚才,坐车上,我也在想着这个完全相同的问题:这个小男孩的身上,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
   
直到今天,我还隐隐地想起:男孩,你还好吗?下次去遛狗,还能见到你活泼的身影么?

 

2011.11.29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