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离破碎的回忆

 

 

支离破碎的回忆  

 

 

 

难得朋友来看我,不几日便陆续走了,剩下我和佳,虽然冷清了许多,但两人依然默契如心有灵犀。哪怕什么都不说,她用电脑,我用手机,各上各的网,那氛围里都弥漫着难得的温馨温暖和温存。也许是长久的孤独,也许是个性的特立,我和这样的人这样的事这样的感觉已经久违了。就着狭小的书房里那一袭柔和的灯光,眼前这位三十多年走过来的朋友,便幻化出许许多多曾经拥有过的那些关于青春关于纯洁的画面来。

那是一个蛮荒时代的终结,恢复考试制度后,一纸相同的录取通知书让我们在那所鲜为人知的寺庙里相逢。开始编织我们对人生最美好的渴望和梦想。

总是喜欢躺在用稻草铺就的地铺上祭奠刚刚过去的那一段黑色和灰色的岁月,然后为身边的友情感怀,为未来的美好激动,于是求知便如饥似渴。

    也曾在无数个熄灯的夜晚侧耳倾听隔壁男生楼传来的胡琴的悠扬,在心里勾勒着那一个其貌不扬的忧郁的男孩。他的手指在怎样的揉指、滑弦中跳跃,宛如幽暗中的独舞,只有影子在听他忧伤地诉说。“收听敌台”的莫须有罪名已经被时代淘汰,男孩,你是否可以恣意敞开你的胸怀?

    还记得那些打着火把走在乡间路上的夜晚么?那是学校文艺宣传队演出归来。一路欢声一路笑,早已把刚才演出中忘词的尴尬抛在身外。两女生俏皮的相声,赢得满堂的喝彩,谁说女子不如男!一曲地方风味的车水舞,愣把当地百姓的田间农活惟妙惟肖地搬上了舞台。在那个缺歌少舞的年代哦,至今都记得乡亲们那眉飞色舞的笑脸和久久不肯离去的场面。

    供我们学习和生活的寺庙很小,小到学校从不需要广播,只需两手在嘴前一合,各种通知就可以响彻整个校园。在这样一个狭小的天地里,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难免演绎出一个又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在历经沧桑后回首再看,无论是当年昙花一现的凄美,还是至今地久天长的永恒,在今天,都是那么甜蜜的回味。

    临毕业的那一个夜晚,小县城中河街的一间民宅里,有一扇窗户彻夜透出萤火虫般忽明忽暗的灯火,那是三个姑娘蜷缩在蚊帐蓬里就着手电的光亮依依话别。没有互赠礼品,却只有笑容和泪水至今留在心头;没有桃园结义,却每一句窃窃私语都象征着友谊的宣言。而如今,斯人一去三十年,泥牛入海无消息。只留得两两相对,遍插茱萸少一人。彼时情景,恐怕已是永远的二缺一!

    人生总是这样,不该缺的缺了,不该来的却来了。都不知道为什么,一边掰着指头列数一个人的十大罪状,一边却又顶住重重压力义无反顾地嫁给他,亲手拉开了这一场人生悲剧的大幕。悲了自己已是活该,却不想殃及了下一代啊!甚或不知,人的基因密码到底有多复杂多诡异啊,饶了下下一代可以么!?

    时光如梭,转眼已是白头。眼前的佳永远长不大的圆脸庞上已架起一副老花。我们的话题也随着岁月从求知求学、职业事业、爱情婚姻不断变幻,到现在已然到了儿婚女嫁、为子为孙、家经难念的阶段。我们的联系方式也从当初八分钱一封的书信到电话、宅机和BP机的呼唤,到后来有了手机,从短信到飞信再到微信。当然还有微博还有QQ,通向彼此心灵的路越来越宽。这一切,积累着岁月的沧桑,也沉淀着友情的份量。

    有一次,她来看我,进门便拎出一个捆得紧紧的四四方方的包,说是送给我的礼物,让我猜。我摸摸那一包,沉甸甸的,硬硬的一札。脱口便说:老书信?果然,打开,几十封三十多年前写给她的书信闪亮回归我的案前。那一刻,着实让我激动和感慨。重读那一摞文字,抚摸那一段历史,饱含了多少人生的甘苦和友情的珍贵哦!而她写给我的,却在无数次搬家和无休止的出差途中失散了它们。还是佳有心啊!我象看到巡展归来的宝贝,在完璧归赵之前保存了它们的复制品,从此珍藏。

    今天佳也走了。送她到火车站,看她进站后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挥手长劳劳,相别何依依!也许人老了,越发多愁善感。伫立站前,空留下一份无法言说的惆怅!

事业已然停站,生活却还在路上。曾经的岁月几乎都只是一场又一场断断续续的梦,有时很蒙胧,蒙胧得恍若隔世。有时很清晰,清晰得刻骨铭心。而有时又是那么怪异,怪异得至今无解。

既然无解,就不要和它过不去吧。也许一切都是宿命,只有坚强地去走前面的路!

 

                                          2011.11.09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