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儿子在美国

 

 

我和儿子在美国

 

 

 

 

    2011年春节,利用儿子长假的机会,参加了旅行社组团的美国东西部十二日游,前往大洋彼岸度过一个特别的节日。

131日,从香港国际机场乘DL026航班经底特律飞往华盛顿。到美国当地时间31日上午十二点的时候,航班已经飞行了十多个小时。这时国内已经进入凌晨一点,正是睡觉的时候。而机舱外异域的天空却阳光灿烂,让人心情为之愉悦。

DL026航班到达底特律国际机场后转DL2844航班前往华盛顿。

从底特律起飞约一个半小时到达华盛顿,当地的地陪导游和一辆中巴接上我们前往下榻的宾馆。团队的16名团员们顿时忘却了先前旅途中的所有疲累,惊喜地望着窗外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的异国土地,忘情地捕捉着每一处点滴风情。

美国,我来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就醒了。尽管时差的原因休息得并不好,但那份新奇和激动还是让人精神抖擞。

上午在华盛顿随团参观了国务院、林肯纪念堂、华盛顿纪念碑、越战墙、韩战雕塑群及纪念墙、国会山、白宫、杰弗逊纪念堂,五角大楼等著名景点,下午便到了费城。

 

 

在费城参观了座落在这里的国家造币(硬币)厂、自由钟等名胜,傍晚时分便离开费城前往纽约。

到美国已经是第三天了,生物钟还处于完全紊乱的状态。住在纽约郊外的酒店里,直到美国东部时间凌晨5点多了,却还一直无法入睡。

在黑夜里听到外面似乎有雨声,纽约该不是又下大雪了吧?想起彼岸家乡此时此刻家家户户欢度除夕那祥和温馨的家庭氛围以及焰火腾飞鞭炮齐鸣的热烈壮观场面,身在异国竟然觉得有些冷清。儿子虽然就在身边,却还是非常强烈地想念我的弟妹及亲友们!

雨夹着雪花纷纷扬扬,奇冷!

早餐后乘车一个多小时才进入曼哈顿。雨正大,没有伞,只能把冲锋衣当了雨衣箍在身上。

冒雨观光曼哈顿的街景,世界著名的华尔街铜牛的地方水泄不通地围满了中国人,连拍照都没有办法。放眼望去,在这远隔重洋的美国街头,却满大街都是中国游人。如果不是周围的异国建筑,你甚至会怀疑是不是身处国内某个景区之中。

在导游带领下来到布鲁克林大桥旁边的东河哈德逊河畔,冒雨排队等候坐船前往观光自由女神像。

一个多世纪以来,耸立在自由岛上的自由女神铜像已成为美利坚民族的象征,永远宣告着美国人民摆脱旧世界的贫困和压迫,争取民主、向往自由的崇高理想。

 

 

自由女神像比想象中雄伟许多。可惜今天纽约天气实在不作美,细雨蒙蒙,寒风刺骨,自由女神矗立在一片蒙胧之中,给观赏和拍照都带来极大的困难。

更要命的是,站在甲板上那叫一个冷,手都冻得握不住相机。但即使这样,船舷上仍然站满了人。确切地说,几乎全部站满了来自一个在禁锢中对自由和民主充满渴求的彼岸人—— 我的同胞。我们在冽烈刺骨的寒风中,用仰慕和渴求的目光向自由女神像致敬。

接下来参观了唐人街和联合国大厦。

走进唐人街便有一种脏、乱、杂的感觉,特别是雨雪天气,地面的雪水被行人踩踏得污泥一样。街道两边饭店、商店、药铺、按摩推拿等各种店铺一家家紧紧挨着,国内有的店铺似乎在这里都有,满街的广告牌全是繁体中文字。汽车在街道中间的泥浆里穿梭,行色匆匆的各色人种在街道两边操着中国话,卖着中国货,这情形就和国内城市的集市差不多。这些店很多都有百年历史了,看上去陈旧杂乱,让人没有心情当然也没有时间久留。我和儿子找到一家中国银行的营业厅,兑换了货币便匆匆离开。

来到联合国总部大厦很不凑巧,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天居然没有升旗。大厦门前林立着近二百只光秃秃的旗杆,上面没有旗帜。

大厦的两边各有一座雕塑。

一边是一支构思与造型十分奇特的左轮手枪,枪管扭曲着打了一个结。这座雕塑名为不要暴力。它寓意着联合国的主要职责是以和平方式解决国际争端,维护世界和平。遗憾的是,这个世界上,战争的枪声从来没有停止过。世界局部地区的人们仍然在不断遭受着战争带来的灾难和创伤。

 

 

人们表情凝重地站在打结的枪管前留影,似乎都在心里默默地为这个世界祈祷,希望地球上没有硝烟的太平盛世能够真正实现。

大厦的另一边是一只金黄色的破裂的地球。这一座“破碎地球”的雕塑仿佛是一声沉重的叹息掷地有声,它悲壮地向人们昭示着这个世界并不完整也不完美,地球正在遭受人类自身制造的和自然灾害导致的破坏而伤痕累累!

离开联合国大厦,穿过第五大道,就来到了世界著名的时代广场。

时代广场也称为时报广场,得名于《纽约时报》早期在此设立的总部大楼。这里是曼哈顿的一块三角街区,位于百老汇大道和第七大道交界的地方,是纽约剧院最密集的区域。从1920年开始以时代广场大厦为中心,附近聚集了近40家商场和剧院,是繁盛的娱乐及购物中心,被称为“世界的十字路口”。

这里是一个几乎被广告牌和电子显示屏淹没的地方,巨型霓虹广告狂轰滥炸般密集,铺天盖地的商业文化疯狂地张扬着华尔街老板们的富豪。置身其中,全方位眩目到极致,给每一个游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巨大的海报上五颜六色的广告,多得数不清的大屏幕上播放着各种新闻及视频。在广场最为醒目的宣传霓虹屏上还欣喜地看到了中国形象片在这里轮番播出。

如果说纽约是美国的心脏,那么,要感受这心脏有力的搏动,就到时代广场来。当夜幕低垂,霓虹灯开始闪烁迷离,巨幅广告牌上的画面让你眼花缭乱的时候,曼哈顿的夜狂欢便开始了。

这里聚集了各种肤色各个民族的人流,集合了各种爵士,摇滚,蓝调等震耳欲聋的交响乐以及各种奇装异服的妖冶诱惑。如果你厌倦了这无休止的都市噪音和霓虹显示屏的闪烁,那么可以去这里的百老汇看一场音乐剧;如果你不介意为凄美的爱情故事掬泪,可以去看歌剧魅影;如果你还童心未泯,可以去看狮子王;如果你是名著迷,可以去看悲惨世界。总之,这是一个完全可以将你溶化其中,让你流连忘返的地方。

时间飞快流逝,按照旅行社安排的行程,到下午五点左右司导人员就得送我们回宾馆。而一旦回到位于郊区的宾馆,就根本无法再在夜间返回曼哈顿观赏到世界著名的纽约夜景了。

兴犹未尽实在不甘,我们决定第二天自由活动时间放弃旅行社安排的集体去西点军校并购物的计划,利用这一天时间再来曼哈顿,希望能更深入地游览这个称为世界经济中心的城市,特别是纽约的夜景。      

    回到宾馆打听到曼哈顿的交通,可以乘46路公交巴士,花9美元即可到达曼哈顿中心。而且这路公交一直可以到半夜零点才收车。

第二天早上,艳阳高照,心情绝佳。和儿子从宾馆出门,像当地市民一样在公路边等候46路车,乘公交不到一小时到达曼哈顿。

离开了导游和团队,母子二人反倒有了获得自由般的惬意。

先逛第五大道。第五大道是纽约曼哈顿区的中央大街,它的尊崇与华贵源自19世纪初富有的纽约人将住宅选在了当时还只是一条乡

间小道的最南端,今天它已经是纽约的商业中心、居住中心、文化中心和旅游中心。100多年来,第五大道集优雅华丽、品质品位、时尚活力于一身,一直站在成功的顶峰,从而享有世界第一商业街盛誉。

    进商店给乖孙买了衣服,又在第五大道上著名的“苹果”旗舰店询问了行情。作为果粉,来到乔布斯的领地,越发对其肃然起敬。

时间很紧,我们沿着第五大道走到 64 街口的地方,便找到了儿子一直念叨着的世界著名的纽约“中央公园”。

中央公园占地843英亩(约5000多亩),名副其实地坐落在曼哈顿岛的中央。是纽约最大的都市公园,号称纽约“后花园”。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中央,纽约市的决策者们早在1857年就为这座城市预留了大片公众使用的绿地,为忙碌紧张的人们提供一个悠闲的场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超前远见和人本为怀的壮举。

时值隆冬,公园里堆起一两尺厚的积雪。虽然一片银白萧索,却从公园一角也已足显其美丽和大气。雪地里一片片小树林虬枝繁茂,湛蓝湛蓝的天空透过树枝把阳光洒在雪地上,清新耀眼。

湖上结着厚厚的冰,一群野鸭子在上面呆立着示威,偶尔扑腾几下以示对严冬的抗议。

我和儿子沿着铲雪车铲出的人行小道,来到了湖面上一座小拱桥上,路面冰雪滑溜,一对小情侣正在那里幽会。见我们过来,便请我们为他们拍照。我不懂语言,只见两个年青人拿了手机交给亚衡,一阵叽哩咕噜地对话后,亚衡便给他们拍照。小伙子紧紧拥着他的恋人,在亲吻中拍下了这一个甜蜜的瞬间。

继续往前走,亚衡一路上和雪地里无拘无束的小松鼠们逗趣。

前面一辆铲雪车,铲雪工人正在铲雪。这是一个黑人,他友好地和我们打招呼。见那铲雪车空着,我叫亚衡问他是否可以坐上车拍一张照,黑人很友善地点头。我便一跃而上,在中央公园的铲雪车上手握方向盘,煞有介事地照了一张相。

 

 

冰天雪地正是溜冰的好时节,远处溜冰场上密密麻麻的游人在滑冰。五颜六色的防寒服装和各种鲜艳俏皮的帽子把本来萧条的公园点缀得春意盎然,充满生机。

一位肤色白皙胡须齐颈的艺人站在雪地上拉小提琴。见我们过去,那琴声越发悠扬。走近他面前时,拉琴人很绅士地弯腰向我们致意,笑容可掬,满是友善。

走出中央公园,午餐后准备再次前往华尔街。

为了更加贴近纽约,我们决定一定要感受一下纽约的地铁。因为纽约市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統已经历时百余年,是全球历史最悠久的公共地下铁路系统之一。

我和儿子一个背着旅行包,一个扛着相机的三角架,冒着冰雪严寒混杂在来去匆匆各种肤色的人流中,行走在纽约曼哈顿的大街上。

在我的心目中,身边的儿子就是保镖就是英雄。在异域他乡繁华的闹市,无论多么迷茫,都有一种非常踏实的安全感。儿子硬是带着我,手拿一张地图,同时靠着那一丁点儿艰难的英语对话能力,几经打听竟然从极其复杂的纽约地铁网络中辗转来到了华尔街。

纽约的地铁实在是老旧,那种陈旧沧桑的境况让人很难相信这是在世界第一大都市。然而,古朴的外表却毫不影响它四通八达的便捷和安全环保的魅力,在人类地铁史上仍然号称全世界最有效率的地铁系统。

和我们国家许多城市地铁站的豪华气派,占地面积阔绰,有的地铁站内甚至上上下下好几层,下到站台都要跑很远相比,纽约的绝大多数地铁站都很窄小,又都建在并不显眼的地方,像一个延伸至地下的小巷道,进入地铁口不需要过多的拐弯抹角就能直接进站乘车。不过,因为不显眼,外地人寻找起来就比较费劲了。

每当儿子停下脚步拦住街头各种肤色的美国人问路,听他们叽哩咕噜地对话,看儿子“嗯…嗯…”地一边挠头一边极力搜索着脑海里贫乏的英语单词,看美国人咿哩哇啦的边说边指方向的那股热情劲,在地铁站里,有的美国佬还热情地把亚衡拉到地图前面去比划。这种时候,我总是站在高大的儿子旁边仰着脖子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们。事后觉得,我那样子,一定特傻,傻得像大观园里的刘姥姥。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和儿子再次行走在象征着世界财富的华尔街头。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华尔街铜牛那里已经人去牛闲,赶快就着夕阳的余晖,在那里拍下一张张珍贵的照片。

 

 

下一个目标就是今夜最大的看点—— 登帝国大厦观纽约夜景。

由于下班高峰,原计划打的去帝国大厦却未能如愿,儿子再次凭着一份曼哈顿地图和蹩脚的口语问路,从华尔街开始步行,到百老汇大道,从1街到34街,其间再进入第五大道,背着行囊足足步行一个多小时,走到体力支撑的极限才到达帝国大厦。

真是两个傻傻的异域人!

帝国大厦是曼哈顿著名的摩天大楼,位于第五大道西33街与西34街之间。大厦建筑充满艺术风格,地上102层,楼高381米。自1931年以来,雄踞世界最高建筑的宝座达40年之久,直到1971年才被纽约的世贸中心超过。因此登上帝国大厦看纽约夜景,便成为每一个来纽约旅游者的最大期待之一。 

进入大厦接受安检时,儿子肩上扛着的相机三角架被拦下。我们再三申请,儿子还用磕磕绊绊的英语告诉他们,我们的三角架是远渡重洋从中国带过来的,今天也足足扛了一整天,就是为了拍今天晚上的夜景啊。

而美国人一点儿也不通融。

没有三角架,拍夜景的质量就会大打折扣了,这让我们多少有些扫兴。

但是,当我们进入电梯,瞬间上到86层(电梯速度高达每分钟427米),来到瞭望台上那一刹那,所有的心结全都忘记。因为,我们完全被脚下的辉煌景象惊呆了。

我不知道怎么表述眼前这纽约夜景给我带来的震撼,因为就我的文字表达水平,用任何形容都是苍白的。说她如星光般的闪耀,却不及她堆金砌银的奢侈;说她如海洋般的壮阔,却不及她流光溢彩的繁华。我们站在86层的高空,看地面那璀璨无垠的华丽无限延伸到与遥远夜空中黑色地平线相接的地方,再怎么想象也无法估量它的边际。

绕着圆形瞭望台的走廊可以360度全方位观看纽约夜景。大厦工作人员指着远方自豪地给我们介绍,亚衡翻译给我:那一团高楼突起异常闪耀的眩目景观,就是日进亿金最为辉煌的华尔街夜景了。

换一个角度可以看到宽阔的第五大道横卧曼哈顿南北,若干小街鳞次栉比,很规则地铺撒开来,在流动的灯光和闪烁的霓虹下犹如万丈光芒延伸至天边。

  看过重庆山城夜景的层层叠叠,也从太平山顶看过香港夜景的繁华气派,也登上台北101大厦的顶层看过台湾的全景,没有想到这世界竟然还有比这一切都更加辉煌灿烂的美妙景观!

帝国大厦在86楼及102楼都设有瞭望台,据说天气晴朗时环视四周地平线的美景,可以远望至100公里远的地方。游客可以从102层观景台和86层观景台外的环形步行道上眺望到美国的五个州。

我和儿子面对这璀璨浩瀚恍如仙境的美妙,流连忘返,久久不忍离去。直到晚上九点过担心无法乘车回到那郊外的宾馆,这才恋恋不舍地返回到地面。

从第五大道快步行进到第八大道40街,这里有一个相当于公共汽车总站的地方,赶紧去买46路回程公共汽车票。车站很大,到处都是各路汽车的售票点,又是一番昏头昏脑的咨询、寻找46路车购票处、再寻找候车位置、然后排队候车,直到晚上十点半才坐上回宾馆的大巴。

回到宾馆房间已经接近零点,这才感觉到累得全身如泥。但回想起来却很开心很满足,母子俩还互相吹捧自我佩服了一番。一老一少背包佬伞(扛着三角架),离开团队闯入两眼一抹黑语言交流困难的世界第一城市纽约,活脱脱两个板桥乡巴佬闯入上海大都市的形象,那胆量确实够大。每每想起,回味无穷,实在很有意思。

24日,凌晨三点半就起床,离开宾馆前往肯尼迪机场。七点半乘飞机飞行五个多小时,经东西部时差转换,东部时间上午十点多钟到达了西部城市拉斯维加斯。

气温一下子高到18度左右,完全进入脱下冬装换春装的气候环

境,和国内的广东差不多。

拉斯维加斯是世界第一赌城。一下飞机,跨出通道,映入眼帘的便是满大厅的赌博机。而且坐在赌博机前的很多都是中老年人。这个情景着实让我们大吃了一惊。

拉斯维加斯是美国内华达州的最大城市,这里以赌博业为中心,以庞大的旅游、购物、度假产业而著名,世界上十家最大的度假酒店就有九家座落在这里。林林总总的各类酒店,每一家都竞赛似的争相攀比着豪华和奢侈。 

 

       24日(国内正月初三)晚上,在拉斯维加斯观光夜景时,偶遇崔永元和他的家人。对小崔的主持风格和刚直正义一直很有好感,作为他的粉丝,特地与他合影留念

 

拉斯维加斯是著名的不夜城,特别值得去感受的是这里疯狂的夜生活。每到晚上,各大酒店都争奇斗艳推出各种艳舞和歌舞短剧,将声光电等各类特效运用到极致,吸引着所有游人为之激动为之疯狂。

    在拉斯维加斯三天时间,见识了这里挥金如土的博彩盛况,观光了流金淌银的都市繁华、感受了疯狂妖艳的夜生活,还去了世界著名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到27日乘汽车前往洛杉矶。

在洛杉矶的三天最值得留恋的便是迪士尼乐园的那一日。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个儿童的游乐场所,还说如果是自费项目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去白花这份银子了。但因为是团费包含的集体活动项目,所以还是来了。

这可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全天抓紧时间参与了二十多个游乐项目。凭门票乘坐古老沧桑的小火车穿行在整个迪士尼乐园每一个游乐项目之间,犹如穿越时空隧道般的美妙,让人陶醉在那别开生面的感觉之中。

现代高科技电子技术的运用,使得一个一个童话主题的游乐项目变得栩栩如生,任何人身临其境都不得不被深深地震撼。

“小飞侠”带来的的新奇和惊喜、钻进鱼肚子看“小人国”的玲珑和浪漫、感受“玩具总动员”里的枪林弹雨、“太空山”上的惊心动魄、“鬼世界”里的魑魅魍魉、乘坐“加勒比海盗船”闯进盗穴的惊恐和震撼、再乘坐“哥伦比亚大船”体验伟大的国度、坐游艇划进“这是一个小世界”,里面的奇妙梦幻总是让我流连忘返……

一直捱到迪士尼乐园晚上八点闭园还不忍离去,闭园前还在小世界城堡前面观看了尉为壮观的灯光秀和焰火。

这是紧张而又刺激的一天,由衷叹曰:不虚此行!

    210日从洛杉矶经东京返回香港,第二天再从香港回到深圳。

结束历时十五天的美国之行,返回家中已是正月初十。

一个愉快的终生难忘的春节就这样在异国他乡度过,这注定成为我和儿子最值得留念也最有意义的一个春节。

 

                                              2011.02.15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