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遗憾

 

     

读书的遗憾 

 

 

说起读书,总是有很多的遗憾。

古人云:“腹有诗书气自华”。可我恰恰赶上了新中国最倒霉的年代,时代剥夺了我们这代人上学读书的权利。而我自身又恰恰是天资中缺乏 “头悬梁锥刺股”那样的勤奋和毅力的人。所以,今生,我与诗书没有结下很深的缘分。腹无诗书,哪来的气宇轩昂?于是,所有的浅薄无知便总是在不经意中暴露无遗。常常摧毁我的自信,空留“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感慨。

  对于读书,我既没有强烈的爱好,也没有系统的规划。属于一时兴趣信手拈来,浅尝辄止不求甚解的那种人。

记得年少的时候看《红岩》和《青春之歌》,都是属于红色小说。深信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我们的幸福生活。虽然感觉童年的日子也很苦涩,但是比起描述中的“三座大山”的压迫,是不是应该幸福多了?

  文革期间没有书看,在父亲的辅导和督促下反复熟读《毛主席诗词》,当时几乎全部倒背如流。通过父亲的讲解,对毛的作品非常崇拜,感觉毛既有“年少峥嵘”、“鲲鹏击浪”的豪放,又有抽剑昆仑,“把汝裁为三截”,“环球同此凉热”的霸气。同时也有“我失骄杨君失柳”时的柔情。再往后来看毛公,发觉此君玩文学确实比玩政治来得更优秀。

后来随着文化的繁荣和复兴,先后看了《茶花女》、《基督山伯爵》、《悲惨世界》、《简.爱》、《傲慢与偏见》等一些外国名著。尤以《基督山伯爵》印象至深,每每回忆书中的情节害得我好长时间没有睡好觉。恨透了唐格拉尔的卑劣、爱死了唐泰斯惩恶扬善的豪气,甚至暗恋他的风度和气质。呵呵(不好意思状)!视法里亚神甫为上帝之手,崇拜到五体投地。那字里行间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思想之深刻,语言之幽默,读完竟有酣畅淋漓的痛快。  

还是在父亲的督促下,读过一些唐诗和宋词,特别喜欢李清照的词句,其婉约忧伤和我的心境非常合拍,有时甚至觉得就是为我而写,所以爱不释手。

  我比较喜欢读人物传记。国内的上至毛泽东、蒋介石、宋氏三姐妹等伟人,下至刘晓庆、杨澜、陈鲁豫之流的小星,国外的华盛顿、邱吉尔、撒切尔夫人等等,甚至在儿子的感染下还读了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的《我的天下》。读他们对人生的把握以及和命运的搏击会给人很多启迪,从中获益良多。其中尤其崇拜玛格丽特.撒切尔,既以政治铁腕著称于世,又是贤妻良母的典范,因此在我的心中,其偶像地位长久不衰。

很少通读古典小说是我最大的知识缺陷。中国四大名著以《西游记》最为熟悉,而且也是小时候寒暑假和文革躲武斗回到祖居的乡下,祖父每天给我和弟妹们讲一回,讲得我们上了瘾,天天围着祖父不讲不罢休。

特别惬意的是,夏天的晚上在乡下的院坝里,月光如水,凉风习习,我们躺在蔑制的凉床上,祖父一边用一把大蒲扇给我们赶蚊虫,一边绘声绘色给我们讲《西游记》,于是就有了对这部书的深刻印象。当然后来又时有时无断断续续地看了这部电视连续剧,所以对《西游记》只熟知故事情节而不解其文学要义。

至于《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也只是通过戏剧电视之类的旁门左道有所了解,实在不能说是熟知。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开始读《红楼梦》,偏偏我这人是个急性子,曹雪芹的细腻手笔实在不对我这风风火火的口味。比如,看到开始描写吃一餐饭吧,我就唏哩哗啦想翻过去,然而连翻几十页那顿饭还没吃完,就算书中人吃饱了,我却读饿了,于是便没有了那耐心,一次次拿起又一次次放下,直到现在也没有完整通读过。现在回过头来总结自己,这就是我的浅薄和浮躁吧。

近些年,一路走过人间沧桑,世事变迁,自己仿佛已经被磨砺得更加愚钝,更加慵懒,个人兴趣已经逐步转向享乐型。多年来,热衷于网海拾趣。开初的时候,书架上还不断地出现一些关于电脑操作技能方面的新书,后来慢慢地也不买书了,需要什么直接在网上查找并下载。学做网页、学做动画、听歌学歌、摆弄博客,取代了过去对书本的追求,而且大有乐此不疲一发难收之势。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颓废还是前卫,但我想,引用网络最新的一句流行语也许可以解释,那就是“姐上的不是网,是寂寞”!

其实,寂寞不可怕,可怕的是空虚。

读书也好,上网也好,拒绝空虚才是硬道理!

                      

                                             2009.08.08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