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思绪

  

 

雨中思绪   

 

 

  昨晚一整夜风大雨急,雷声隆隆。早上起床,从窗口望出去,涪江已是滚滚浊浪,一路狂奔而下。  

  原本很喜欢下雨,特别是夏天的雨。除了可以享受褪去酷暑的炎热以后那股凉爽和清新,似乎还有那雨天的情调,可以调节人的心境,让浮躁变得沉静,让冲动变得理智。当然,有时,也能让开朗变得郁闷。总之,这时,你可以坐在窗前,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看着地上溅起的一圈圈小小涟漪,让思绪也跟着它一圈一圈地荡漾。

  可是,今天,望着这没完没了的雨,所有的清爽和充满小资的情调都已烟消云散,代而替之的却是无尽的忧虑。

三天了,这雨就这样一直下。

和往常一样站在窗前,外面的雨已经不是充满柔情和优雅的潇潇洒洒了。它急速而粗暴地哗哗啦啦倾泻而下,在地上溅起老高的一层水珠。风裹挟着大雨滴滴达达敲打着窗玻璃,紧锣密鼓地敲碎了人的心绪。

想起这些天来,国内新闻一反过去报喜不报忧的习惯,几乎天天一个接一个地报道忧患事件。

地震、洪涝,天灾频发,这人祸也趁火打劫接踵而来。六五公车燃烧,七五乌市之乱,这中间还有各种不是爆炸事故就是楼房倒塌之类的灾难性事件,死伤无数,令人唏嘘。连世界性的灾难也伴随着旷日持久的猪流感一个接一个冒出来,近一个月时间仅飞机重大失事就接连三起(以前好象一年时间也难得出现一两起),让人天天坐在电视机旁只能大跌眼镜。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打开电脑,周边的洪涝灾害消息又是一个接一个跳将出来:

  “青川余震未了又遭暴雨袭击公路中断成孤城”;

  “地震重灾区暴雨天气仍将持续”;

  “宝成线遭暴雨袭击,两万人滞留成都车站”;

  “平武遭暴雨袭击九环线南坝段全线中断”;

  “广元遭暴雨袭击洪水冲进板房多处公路塌方”......

  至今余震未平的四川,好象就被老天盯上了,偏偏不让安宁几日啊?

儿子昨晚来电话,江油营业厅因暴雨已经被淹,因公在省城的他已经向领导请战,要求回来参与抗灾。这娃娃,好象越发成熟了。想到这,紧缩的心情又掠过了一丝自豪。

可是,安全呢?我仰望上天,双手合十:我的儿子一定要平安哦,这是必须的!

灾区的人们又受苦了,抗洪救灾又是一场恶战!

看看老天爷的脸色,忽明忽暗,丝毫没有停止向人类挑战的意思。

黑云压城城欲摧。这雨,还要下!

这天,莫非漏了?

都说经过女娲翻天覆地的辛劳整治,曾经“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从远古到现在,如果由我辈来怀疑这补天工程的质量,实在担当不起对女娲天神大不敬的罪名。不过,我想,如果神灵尚在,至少也应该回来维修一次这天庭了吧?!

  写到这里,不知道是不是冒犯了上天,一声闷雷轰隆隆响起,紧接着又一泼大雨,铺天盖地而来....

 

                                            2009.07.17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