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玲珑居”

 

 

我的“玲珑居”  

 

 

 

    所谓“玲珑居”其实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窗台。

  自从在城市某个角落的高楼上有了一处蜗居,就有了明亮的客厅、温馨的卧室,适意的书房,整洁的厨房。而这一切竟不及我对那方一平米左右的空间情有独钟,那就是卧室里的飘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房屋的设计不再象以前那样在墙壁上打一个四方的洞,然后安上窗框,装上玻璃就成了窗户,能让阳光洒进来,就实现了它的功能。而眼下时兴的飘窗是从墙体延伸出去,让窗户凸出去一部分,形成一个立体的空间,于是就有了矮矮的一平米左右的窗台可供利用。

  我在窗台的大理石台面上铺上一张毛茸茸的垫子,再放上一个大大的靠背枕,挂上若隐若现的窗纱。哇噻,仿佛就是《白雪公主》里小矮人的第八张小床了!那份雅致、那份温馨、那份浪漫,简直妙不可言!兴之所致,便常常称它为“玲珑居”。

而最享受的事情莫过于躺在“玲珑居”上看书了。和煦的阳光透过三面玻璃洒进静谧的房间,心境与世隔绝般的宁静。躺在这个绝对属于我个人的空间里,或看自己喜爱的书籍或翻阅休闲的杂志。要不,就戴上mp3播放器,一边听音乐,一边随着乐曲的旋律让思绪任意地飞扬。你可以想那些中规中矩的正事,也可以去放纵那些浪漫得离奇的幻想,让自己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原野上无羁无绊地驰骋。

跑得远了,跑得累了,竟然会有迷失自我的茫然。这时,撩开“玲珑居”上的窗纱,窗外的世界魔术般出现在眼前,顿时有了居高临下一览众楼小的豁然开朗。你会发现,现实原本就是这么看得见摸得着的。疲倦的时候伸一伸懒腰,把手里的书本什么的顺手往旁边一扔,倒在那个柔柔软软的靠枕上,一种温柔的力量让自己眷恋得无法自拔,那就顺其自然,美美地去享受这份惬意吧。

下雨的日子,风吹打着细细的雨丝斜斜地飘洒在“玲珑居”的玻璃上,发出滴滴达达的响声,轻轻地呼唤着。我靠近它,倚着窗台,隔着玻璃听雨点的呢喃,看窗外的纷繁。

将目光穿过幢幢高楼的间隙,可以隐隐约约看到远处的大街。迷茫的雨雾中急匆匆赶路的人们撑着五颜六色的雨伞,象一朵朵美丽的蘑菇般盛开着,游动着,装点着城市独特的风景。近处,楼下的绿化丛中,青青草地洒满了泪珠,凭添了几许晶莹的光亮。草地上的绿树被风雨翻卷着枝叶,像波涛起伏,时而招摇着葱翠的碧绿,时而泛起底色的浅淡,风情万种,惹人怜爱。

  楼宇间的道路被雨水沖涮得铮亮,象是涂上了一层凡土林油。一个小男孩提着鞋光着脚丫一路小跑着,一不小心滑了一跤,象一条小鱼鳅在地上哧溜溜地滑出去老远。他悻悻地爬起来,摸了摸裹着泥水的短裤,抺抺眼睛想哭。但回头看看四下无人,只好收敛起哭的冲动,愤懑地望一眼那该死的湿漉漉的地面,索性返回去狠狠地跺上几脚,仿佛咬着牙说“踩死你,踩死你”,然后捂着屁股又一溜烟地跑了。雨地上留下两个黑乎乎的影子,却是那双被他遗忘的鞋。

  那雨、那树、那人,就这样像画卷一样在“玲珑居”的窗棂间展开在我的眼前,留给我无尽的遐想空间。

  夏季的夜晚,把窗户的玻璃全部打开,让凉风悠悠地穿进来,蜷着腿靠在“玲珑居”的栏杆上,双手悠闲地抱着膝盖,听耳边缭绕的轻音乐。透过窗户看夜空明净如水,看繁星闪闪烁烁,楼下的景物已然剪影般影影绰绰。这时自己就像坐在一张荡荡悠悠的小床上,忘却了白天的人世喧嚣,忘却了缠绕自己的烦恼和忧伤,仿佛飘向天际般的美妙。

  有时候一觉醒来还发现自己躺在窗台上。时值夜半,虽然对这个盛满我的思绪的小小空间恋恋不舍,还是得爬起来,顺手关上室内一侧的落地窗帘,那个乖巧精致的“玲珑居”就知趣地躲在了后面,整个房间会突然变得非常私密,这时候就可以带着憧憬睡一个安稳的觉了。

  我不知道这样的情调是不是过去人们说的太小资了,更不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是不是正在变得颓废。我无须去想那么多,明天,我依然会躺在这个小小的窗台上去放飞我的心情,让翩翩思绪任意追随那些应该想和不应该想的心事.......

 

                                              2006.09.21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