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2007320日,父亲走了!

他从一个多月病痛的折磨中解脱,换取了一张天国的通行证,去了他最后的故乡!

父亲永远地走了!

虽然我再也看不到他慈爱的目光,再也听不到他爽朗的笑声,再也不能和他一起在江畔散步,再也听不到他没完没了地唠叨。可是,他留给我的关于人生、关于学问、关于时代、关于健康的教诲,将继续并永远成为我苦闷时的安慰、困难时的勇气和生病时的良药。

多少年来,我的心里一直对父母怀有一种愧疚。

我们姐弟三人,最数我让爸妈操心。早年我没有听信老人的忠告,执迷不悟走了很多生活的弯路,让他们担了不少心。后来为了让我安心工作,他们又任劳任怨帮我照料儿子的生活,耐心细致引导孩子的成长。后来儿子上了大学,他们又不放心我的独居,关爱和忧虑总是溢于言表。

每次去看望爸妈,临走时他们总是坚持要送我到干道边,望着我上了公共汽车,才肯离去。每每透过车窗,看到我的爸妈相互搀扶着小心翼翼穿过闹市斑马线的身影,就会想起朱自清的《背影》里描写的情景。那一刻,总是让我热泪盈眶。

我有时真恨自己,作为女儿,人到中年还在让年愈古稀的父母操心。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们母子仿佛成了他们永远无法了却的心事。

记得那一年,儿子高三,正面临高考。一天,父亲打电话要我去,说是要谈谈孩子的教育问题。我以为一定是儿子又有什么事惹得老人家不高兴了。每当这时,父亲就总是会有板有眼的讲个没完。我只好准备耐着性子聆听他的教诲了。

果然,父亲首先又讲了一番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什么要循循善诱呀,什么要鼓励为主不要施压呀,这些多次灌输的普遍性真理对于我已经基本厌倦,很想岔开话题听他直奔主题。

父亲可能也看出了我的不耐烦,话锋一转,郑重地说:“我说这一切的意思是一定要引导孩子保持良好的学习状态,争取考入一所好的大学。你历尽艰辛抚养孩子已经克服了很多困难,至于考取以后的费用问题,昨晚我和你妈妈认真想了想,算了算,我们每年可以拿出二至四千元供孩子上学,这样就可以缓解你的经济负担,更不能因此影响孩子的学习热情。从现在起我们全家都一门心思鼓励他上大学,上好大学,不要有后顾之忧!”

我很愧疚,也很感动。作为女儿,我应该努力敬奉自己的孝心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可是,我平时却只顾了工作,对父母仅仅只是泛泛的牵挂,却很少有过实质性的帮助。两位老人夏天舍不得买一只解暑的西瓜,冬天舍不得买一床取暖的电毯。平时不但照料我们母子两人的生活,而且还想到要为一个无论从法理还是从道义上自己完全可以不负责任的后孙义无反顾地提供一笔不菲的资助。

虽然后来我和儿子坚持没有接受父母的资助,但是父亲的那一席话,我一直不折不扣地去领略去体会,并一直温暖着我的清苦和孤独。

母亲没有看到孙子的前程便去世了。以后父亲去了绵阳定居。

有一次我出差考察民政收容工作,绵阳是其中一站。到达绵阳的当晚先去看望父亲,陪他聊天。告诉他我的工作安排是第二天上午参观学习当地的收容工作,午饭后我们一行就要离开。很想不参加绵阳这一站的活动好好地陪伴父亲,但父亲却坚持说,你是领队人,怎能擅自离岗呢。叫我安心去做自己的事,不要牵挂着他。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乘坐的车刚从宾馆缓缓驶出,便看到宾馆大门口站着一位孱弱单薄佝偻着腰板的老人。我定睛一看,却是父亲,他居然在这里等着我!

我赶紧下车,以为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事要来找我。他却说什么事也没有,只是看我,问我啥时候离开绵阳。我再次说要不陪着他去玩,他还是固执地叫我领着队去工作,那目光中却满是软软的慈爱和切切的依恋。

父亲一直目送我们的汽车离开。

我透过车窗久久地回望,心隐隐地痛,甚至都没有勇气和父亲挥手。泪眼中父亲的身影模糊着,直至消失在我的视线。直到今天,那一个清凄的早晨,父亲伫立在晨雾中那风烛残年的身影还在我的面前挥之不去,每每留下无尽的伤感。

2002年我筹建自己的个人网站《月荷小屋》,父亲知道后非常支持。鼓励我大胆接受新事物,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好。并为我题赠一首内有小屋站名的藏头诗:“月明星稀蛙鼓酣,荷塘绿叶扶红莲。 小花香溢三两缕, 屋影婆娑云水间。”

这首诗一直成为《月荷小屋》意境的写照。网站经若干次改版,父亲的诗始终在首页作为主题。每每有访客进入,首先赞颂的是这首绝佳的诗句,成为《月荷小屋》先声夺人最为亮丽的一笔。直到今天,由父亲题诗由我制作的《月荷小屋》flash主题动画还在我的个人网站首页上生动地展示着。宛如一位勤奋敬业的老主人,永远守护着我的网上家园。

以前,每年到了清明、七月半、春节之类的日子,父亲总是念念不忘祭祖扫墓的事。尤其是母亲去世后的这几年,这种哀思更加强烈。每次我们姐弟回老家去为祖辈扫墓,父亲总是执意要随我们一起去。我们怕他拖着年迈的身体会吃不消,便不让他去。

人到了晚年,其心切切,其境凄凄,也是常情。每每想到父亲的那份情怀,我就实在不忍心让他留下太多不能实现的愿望。后来为了让他有一个可以经常缅怀母亲的平台,我便为母亲建立了一个网上纪念馆。从此父亲便常常在网墓看望母亲并经常写下一些心情留言。

如今父亲也已循着母亲的脚迹驾鹤西去。这几天,当地的人们争传着父亲的消息,悲痛地找寻能够证实这一噩耗的讣告。《遂宁日报》刊登了父亲逝世的消息后,人们奔走相告传颂着父亲清正、博学、坎坷、奋进的人生故事。前往灵堂告别的人流络绎不绝,如海的花圈铺满了殡仪馆的大院,潇然肃立默默地为父亲守灵。

我和父亲之间,虽然没有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但父亲那严厉却不失慈怀的音容笑貌,却如同钢铸铁烙般深深地永久地铭刻在我的心里。

只想对父亲说:虽然从此我们天地相隔,但我的心脏博动着你的节律,我的身体涌动着你的血脉,我的思想传承着你的精神,这是天也不能分,地也不能隔的血肉之缘。

我们为父亲送行!

爸,你放心地去吧,妈妈在天国等你!

爸,如果来生可以选择,让我们还做父女,好吗?

 

                                         2007.03.23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