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海钩沉

 

 

网海钩沉 

 

 

自从2月21日,《遂宁日报》报道了我和《月荷小屋》后,小屋就来了一位叫“天马行空”的朋友。

他天天总是不声不响来发帖。他的帖子以音画为主,高雅脱俗。数百幅荷花的图片配上美妙的音乐,美不胜收,让人陶醉。给小小的论坛带来一股清风。

我在回复中索要那些优美的背景音乐的下载链接,他总是全心全意去找出来,提供给我。有什么不详尽的地方,他还留言给我说明,落款是:一个你认识的人。

开始我也没有去在意这个,网上的人太多了,其中不乏以前认识的很多人,也无需去一一考证。

直到有一次,他用email发音乐给我时,我才从他系统自动记录的发件人姓名中知道,他是S。

S!仅这个名字就足以让我为之一震!马上从QQ给他留言:

“收到你昨晚的邮件,是系统泄露了你的姓名,让我知道了你是谁。这无疑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看到你的名字,我就想起了定香寺、想起了鸣凤场、翻身乡以及很多很多关于青春的回忆。虽然多年不曾谋面,但我常常打听你的消息,知道你的事业和生活都很顺利,为你高兴,也为你祝福!......我们相距并不遥远,有了网络,我们就有了联系的平台。谢谢你喜欢我的小屋!”

后来有一天,他突然打了电话给我。问我的近况,祝我生日快乐。从他的话语和口音中,我捕捉到了当年的那个影子。是他,不变的他!

晚上,他又在QQ邮箱中对我说:“从槐花实习以后,我一直很想有机会对你说一声:生日快乐!进入你的小屋后,我才知道了你的生日。贴出一组奔马图代表我衷心的祝福。”

网络真是神奇。在虚拟的世界重逢了真实的他。而虚拟的重逢又让我的思绪钩起了那沉淀已久的真实的过去。

那时,我们都是刚刚建立的蓬溪县师范学校首届学生,我和他同班。我作为学校宣传队的一名骨干,受到过大家的关注和青睐。S和我还有几位家住蓬溪县城的同学,更是团结友爱,亲密有加。

学校毕业后开始教书。我们又同时被分配在蓬溪县鸣凤区。我在区所在地小学,他在区下面的一个偏远乡小学。他常常来看我,那份情谊、那份关切,那份心思,使我很是感动。而远在穷乡僻壤的他,那份艰辛,那份孤苦,那份迷茫,我却爱莫能助。

青春的幼稚和怅惘,在那个苦涩的时代,在那个青涩的年龄,给我们这一代人留下很多酸涩的故事。

后来,我结婚了,有了孩子。

再后来我听说他也结婚了,有了孩子。

每一个人都匆匆忙忙走在自己的路上,同学之间似乎已经慢慢淡忘。包括我,包括他。

今天,他重新出现在我的《月荷小屋》。仿佛黄昏日暮时,繁华将尽处,在虚拟的世界里,一条清新的小街,转角处,我们重逢。几分矜持,认出了你我。

青春就像一首摇滚,叛逆的歌词,呐喊的旋律,释放的满是彷徨和迷茫。岁月沧桑人过半百,在舒缓的轻音乐中,偶尔响起摇滚的旋律,躁动而又杂陈,正如往事的扑朔迷离。

 

                                          2004.05.03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