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感慨

  

 

病中感慨

—— 写给闺密的信 

 

 

莉:你好!

近来一切好吗?病体是否痊愈?很想念!

你的来信我已经收到很久了,知道你一定很盼望我的回信,但是你无论如何不会想到我正在承受着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面临着一场新的命运挑战。

我住院了,肝炎!

这个打击来得真是太不是时候了。

这次市级机关体检,我满怀自信过了一关又一关,一直是顺利通过。最后一项是查肝功,我认为绝不会有问题的,因为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可疑啊。可是当我兴冲冲从省上出差回来的时候,单位通知我去复查。当时,我认为一定是医院搞错了标本,错把别人的血样当成了我的。于是在忐忑不安中去复查,检验结果,仍然无情地显示出几项指标确实是阳性。

我愕然!尽管我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是我只能尊重科学。就这样,我被检验报告单上的一个个数字所俘虏,成了这里——市人民医院传染科的一名新病员。

莉:也许你可以理解我的心情。不瞒你说,当消息确定时,我哭了。回顾自己的一路坎坷,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上帝总不愿意放过我这样一个孤弱无助的女子啊?这样一个接一个的惩罚到底将延续到什么时候才让我安生呢?

如果我不是市府机关的一员,或许我除了对病体的忧伤外,便没有别的伤感。而正由于我是领导身边的随从人员,我的病才更让人们感到了可怕,更需要与世隔离。更需要离开单位,离开同志们。用医生的话说:“你这种病毫无症状,我们医院好多职工和你的指标一样,仍然在上班。这种病人我们从未收过住院,你是领导身边的人,我们照顾你。”你看这话说得!什么不可以照顾啊,偏偏照顾我住院。其实这话我当然懂,照顾就照顾吧,有病就积极治疗总是对的。

离开我亲爱的儿子,慈爱的母亲把我送到这监狱式的小院。一踏进这人们路过时都要摒住呼吸的院门,我就象犯人进了囚笼一样无奈无助,一切只能任由医生护士们发落。

我住一个单间病房,房里除了一张床、一张小柜、一张椅子外什么也没有。房门上一个四四方方的大孔,和监狱房门上的孔一样。医生除了查房从不进门。护士每天把药投放在那孔沿边的一个木板上。然后隔着孔和我说话。

开饭的时候到了,你得把碗放在那门孔边,两个炊事员,一人提桶拿勺,一人端菜盆,在外面挨个门边喊:“37号,拿饭。36号准备……”,然后把饭菜盛在每个病员的碗里,又放回门孔的木板上。

莉:你觉得这日子过起来能不辛酸吗?

这里和监狱不同的是可以享受全天候“放风”,对前来探视的人也不限制时间。但我并不愿意出去。偶尔有一两个人来看我,也是站在屋子中央,草草几句便匆匆离去。只有父母弟妹天天你来我往,给我以温暖和勇气。

父亲天天给我讲人生的哲理,讲十年动乱的磨难,讲保尔、讲张海迪,讲气功疗法,给了我很大的精神鼓励。从昨天起,我的心情开始趋于平静。为了儿子,我一定要积极治疗。

看我啰嗦了这么多,全是在谈自己。下面再谈谈你吧。

你的病情要抓紧诊治,不要留一点根。现在我要用我的亲身体会来告诫你,保护身体吧,亲爱的朋友!不管我们对社会对家庭承担着多么重要的创造财富的责任和压力,但是只有自己的健康才是第一财富。这财富平时并不起眼,只有失去时,始知其价值。请你记住我的话,望我们都把健康当作头等大事,以后互相督促吧。

上次知道你生病住院,给你准备了一些核桃,给你写信叫你托人来拿试卷的目的是想把核桃带给你,但你来信说没人来。那试卷和核桃至今还默默地躺在家中壁橱里,每当看见,就引起一阵思念。现在我又身陷“囚笼”,不知何时才能与友相聚。

来信谈到你校转归教育系统一事,我从未听说过,不知是否真有其事。至于你的去向,不知你倾向于在哪里?如果你被留在厂里,以后进城就太难了。我意,你要分析一下以后怎么更有利于调进城,有利于亮儿的培养,从这个方向再来考虑你的去留。

你还在坚持自考的学习吧,上次考试情况怎样?我这里已经知道分数了,我三科都及格了,但是分数都不高,参加自考的考生都普遍反映评卷比以前严格多了。管他的,论后果,60分和100分反正也没有任何两样。能及格就很好了,考得很节约,基本不浪费。哈哈!

莉:读了你的信我很感动,谢谢你在信中给我讲的那个动人的故事。当时我是想,看来是要找一个伴侣的。但近几天病的缠绕,使我不得不重又动摇了这一决心。现在看来,那样的梦想大概是奢望吧。现在我将什么都不去想,只是安心养病。

下次来信,希望你能再给我讲一个故事。成天,我孤独地躺在这基本与外界隔离的单人病房里,除了看书,便寂寞得可怕。什么时候能像别人那样痛痛快快地生活呢?什么时候能再像我们学生时代那样愉快地嬉戏笑玩呢?

估计我春节前不会出院,如果来信,请交我妹妹转我即可。

再见!祝健康幸福!

 

                                        1986.12.22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