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兮来兮

  

 

去兮来兮 

 

 

继国庆和周末假日后,五号开始接着又休公休假了,将闭门读书二十天。这实在是一件苦事。

尽管面临的自考任务是繁重的,但那些枯燥乏味的法律条文总不能完全将我吸引过去。目光不停地在书本上一行行地扫过,而思绪却像一个贪玩的孩子常常跑出了老远。每当这种时候,总要调集最大的意志力来呼唤自己,将注意力从那不应该逗留的远方拉回到书本中来。

继七月以来,他的书信总算断了。但愿断的是那心思。

可是九月开始他又来信。收到两封了,我连一张收条也没有给他。我曾经多次告诉他不要再写信给我,可他在来信中还说会经常来信,有机会一定会来看我。

这郎,太痴情!

我说不清是喜悦还是痛苦,是放心还是担心。我无数次地希望自己能坚强地拒绝他,可内心深处却又似乎萦绕着隐隐的期盼。一种无法名状的怪味,油煎水煮一般在心里翻腾,常常让人坐立不安。

我实在无法履行自己曾经的诺言,会把书信一一退还给他。每当我试图那样作的时候,他那虔诚忧郁的影子便飘浮在我的脑际,使我无论如何不忍心去刺痛他。然而,每当我默默将他的来信小心翼翼存放在案前时,强烈的自责又鞭笞着我:如此优柔寡断,怎么了得!

我也为一个不能驾驭自己丈夫却偏偏需要依附于自己男人的女人可怜,那是一个女人最深重的痛苦。想像着那样的哀怨,那样的无助,我便深深地同情。

这是两种完全无法相容的心理矛盾,像两块熊熊燃烧的不同矿物质,猛烈地碰撞着我的心。

这无异于一场深重的灾难!

几天来,在宿舍里闭门苦读,四周静谧难耐。外面的每一串脚步,每一叩门响,每一声动静,都给我带来过幻想。九月过去,十月到来,我多么希望他推门而入,带给我一个惊喜。然而,同样是外面的每一串脚步,每一叩门响,每一声动静,同时又给我带来不安。九月过去,十月到来,我多么担心他推门而入,带给我无尽的烦忧。

有谁还体味过如此这般复杂而又痛苦的矛盾心情呢?像一种病,偏偏让我患上,终日郁结我心,疯狂激荡我的心扉。而我必须依靠顽强的意志和毅力,将这心之大门紧紧关闭,任他叩击,任他闯荡,却永远也不得开启。这,实在是一种剧痛!

外面又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无限感伤的愁绪又蒙上了一层黯淡的色彩。

一位作家说过,“人的坚强并不需要表现在克制自己感情的内在活动,而只需要表现在克制感情通过形体、言语的外在流露”。

那么,请学会努力克制感情的外在流露,而让千头万绪在心底翻腾驰骋,将自己的思路带向一个无人知晓的远方!

日月明兮奈何求,天地知兮万千愁。

尔若来兮不相见,尔若去兮梦随游。

衾裳湿兮独掩扉,婵娟共兮挂高楼。

顾兮盼兮留绝唱,去兮来兮白煞头。

 

                                         1986.10.05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