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结局 

 

 

最近R突然一反拖延了两年多无数次出尔反尔的常态,急急忙忙同意并且催促要我马上离婚。而这一次又显得比任何时候都急迫,总想三下两下就把事情办妥。而且两年来一直气势汹汹争夺不休的孩子抚养权问题也一让再让。从开始说孩子必须给他,到后来说他抚养十二年,最近又说只要三年。如此心急火燎,莫非真如外界传闻的东窗事发?

法庭主办这桩案子的T也一反不温不火的拖沓,多次主动来找我。他说R最近常去法院要求尽快解决离婚问题,儿子的抚养权属现在再次更改为他只抚养前两年。T象和稀泥一样劝说,要我在抚养儿子的问题上不要再争执不让。他说:“他总是要顾一些面子的,既离了婚,又没有得到曾经信誓旦旦争夺得最激烈的孩子的抚养权,这叫他脸面上怎么过得去。再说,他要求抚养孩子,也是在法理之中的。你一定要好好想想啊,不要错过了这次机会。”

其实,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两年多来,他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不过是项庄舞剑。儿子只是他用于对付官司并和我讨价还价的人质。我知道他目前内外交困的处境,尽快结束这场马拉松式的官司,也许是他当下最明智的选择。再说,他的事与我两年多以前就正式提出的离婚诉求毫无干系。我实在无心去探听那些促成他突然急于放手的原因,我只求能尽快离开这桩龌龊的婚姻。

可是,儿子呢?不管任何时候,我绝不放弃儿子的抚养权。他是真的因为以前把话说得太绝了,现在不愿意“输到底”吗?如果真是这样,我想儿子用不了两年,就会回到我身边的。

可是,他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如果真的儿子离开我两年,哪怕一年或更短,会是什么情形?马上想起分居几年来,每次儿子去他那里几天再送回来时,那蓬头垢面,满身虱子的可怜样。更不用说两年,哪怕一年、几个月,真是无法想象啊!我到底该怎么办?

第二天,那是115日。上午应法庭通知又去打官司。他再次提出只前两年儿子归他,以后一直由我抚养。

心一横,我就顺了他,从了他,且看他。如果是戏,那就认真地演吧。我也当着法庭提出,两年中周末和假期要允许和我生活在一起。孩子本期继续在托儿所上学,下期转幼儿园大班,为读一年级作好准备。接下来必须在我任教的下河小学上学。

他一切都同意。于是,双方签字画押。

走出法庭,我很麻木。我不知道今天的签字是不是和以往任何一次签字一样,还没离开法庭,他就可以出尔反尔把一纸协议撕得粉身碎骨。或者一夜之间,他就可以和法庭沟通宣布协议作废,然后又掀起新的一轮花样。

如果这次的签字最终成为定论,那么我的儿子两年会变成什么模样?想到这,钻心地痛。我宁愿那签字永远不要生效。

儿子很听话,每天认真地画画、学习。那天真可爱的样子,越发让我不忍和他分离,哪怕是一天。我将眼泪悄悄地咽进肚里,不让它在孩子面前流淌。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没有新的消息,看来离婚已经既定。一直在我身边长大的儿子将会随他父亲两年。两年啊,多么漫长的时光!

自食其言对于R来说是常事,协定的条款对他也只是儿戏,或者两年以后他压根儿就不再交孩子给我。倘如此,什么都不必说,无疑,只能,官司继续打!儿子,必须回到我的怀抱!

为之抗争为之煎熬了两年多的官司就要结束了,我也即将获得自由身。可是想起这种种,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只要儿子有一天没有回到我的身边,这案子就有一天没有结束!

几天过去,那是19841114日,上午正在局里开大会,法庭老T又来找我,通知我下午到法庭去领取离婚调解书。并且告诉我说R上午去过法庭找他们了,说协议上由他抚养儿子两年的条款不变,但他表示放弃对这条款的执行,希望让儿子就和我生活在一起。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大喜过望啊!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连调解书都没有拿到手就彻底推卸了这份曾经反复自称的作父亲的责任。

没关系,没关系!这是我求之不得的啊!

儿子,我们胜利了!

下午去了法庭,R已经等候在那里。我们双方领取了调解书,婚姻关系正式解除。他当着法庭两位同志的面表示,调解书上写明由他抚养儿子这两年让儿子随我生活,至于抚养费的问题,他说以后再付。

我已经完全无心去计较什么抚养费问题,也不想指责和理论他这种当庭违反法律文书的行为。我当初想过,只要我和儿子能从那个充满恐怖的“家”里走从来,哪怕是净身出户那又何妨。抖落一身的污秽,我要自食其力,把自己的儿子抚养成人!何况,今天,我确切地知道儿子从此不会再离开我。这,已经是天大的惊喜!

走出法庭,我仰天长叹:

是我对儿子的一片挚爱,感动了上天吗?谢谢你,苍天有眼!

八年失误八年辛酸终于结束了!两年多艰苦的奋战终于结束了!

幸福是不是来得太突然?

已经记不清多少年了,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

 

                                          1984.11.14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