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那些事

   

 

春节那些事

 

 

春节那些事,年年如此。

年底的那几天,家家户户杀鸡煮肉,忙碌着各种各样繁复的礼节。为了一顿饭,可以足足花掉一两天时间来作准备。然后摆上两三四五桌,把所有沾亲带故的至爱亲朋都请来海吃海喝一顿。这就叫做“团年”。当然,来而不往非礼也,亲戚朋友便一家一家挨个地请来请去,于是大家就奔走在各家各户的吃请和请吃的游戏之中,春节的乐趣似乎就包含其中了。

到了除夕的这一天,满大街都是摆着摊儿卖烟花爆竹的小贩,人们喜形于色地走上街头,对自己家的年货来一次最后的查漏补缺,再买上一些鞭炮,有钱的人家还买上一些可以往天上冲出各种花样来的焰火,然后急急忙忙回家过年。

到了下午,街上的人就很快散去,四五点钟的时候基本就是万人空巷了。偶尔会冒出几个小男孩拿着刚刚到手的几枚硬币屁颠屁颠地跑出来买烟火。大一点的孩子会选那种可以迸出老远的巨响的火炮,很小的孩子就会花几分钱买几支那种象一根香火那样,点燃一头以后可以把另一头拿在手里晃来晃去的那种烟花棒,又怕又爱地玩一阵子,又一溜烟跑回去。

除夕的下午,我带着小儿子,和爸爸妈妈一起去逛了一会儿街,很多店铺都关着门,我们抓紧买了一些酒杯、茶盅,也买了一些小花炮回家。很少这样祖孙三代一起去逛街的,好幸福的感觉!

除夕之夜,全城鞭炮响起,此起彼伏的噼噼啪啪声不绝于耳。无数五颜六色的花炮腾空而起,像流星、像闪电、像焊花,热烈艳丽,把个小小的赤城渲染得如痴如醉如狂如酣。儿子高兴得拍着小手又跳又闹。看到大孩子们蹶着屁股在小心翼翼地点燃鞭炮的引线,他便隔着老远跳着,捂着耳朵等待那惊雷般的爆响。

随着入夜,整个城市便越发疯狂,这样的热闹一直要持续到新年初一的零点以后。

这一个夜晚,一切的哀愁都被淹没。在我的心里,虽然始终有一抹愁云无论如何不能散开,却也混迹于众生的狂欢之中,看父母慈祥的笑脸,看儿子天真的快活,享受着这一刻的天伦之乐。

初一这天,一大早人们就被一阵阵震耳的鞭炮声惊醒。不止是新的一天,而且是新的一年开始了。

按传统的习俗,初一的早餐要吃汤圆,说是象征着团团圆圆。然后和爸妈在一起看看电视上的娱乐节目,宁静而又愉快的度过新年的第一天。晚上还有一些断断续续的鞭炮在鸣响,天上偶尔还有一些烟花在飞舞。人们还沉浸在过年的氛围里,流连忘返。

到了初二,一般的人家都要扶老携幼出门去逛街,看花灯或者舞龙舞狮等等娱乐活动。人们穿红着绿喜气洋洋,街上像赶场一样热闹。辛苦了一年的人们,都在这几天尽情地松驰着满身的疲惫,享受生活带给的哪怕是为数极少的这几天欢乐。

倘能天天拥有这样的心情,那该多好!

 

                               1982.01.26(正月初二)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