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神

 

 

命运之神 

 

 

在中华民族饱经沧桑的国土上,顽强地生长着这样一代人:幼年发育时期遭遇灾荒年代忍饥挨饿,少年读书时代赶上十年浩劫荒废功课,青春黄金年华被迫上山下乡插队落户,成人兴家立业恰逢计划生育只生一个。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种叫做命运的东西,偏偏要把共和国的诸多灾难及其沉重的历史责任加诸于这一代人身上。使他们总有那么多对社会、对自己、对子女难以偿还的孽债。

而我,就恰恰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分子。除了共享着以上所有的待遇外,命运之神还特别对我恶作剧了一番。

我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早年加入了中共地下党,冒着生命危险迎来了祖国的解放。这本来是可以令许多纨绔子弟们引以为自豪的资本,而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中,这样的历史却成了我们家庭的极大不幸。父亲被当作“反革命”,母亲也因“出身不好”受到批斗,并分别被弄到乡下去劳动,改造思想。

我们姐弟三人寄居在出租屋的房东家艰难度日。为了生活,我们用那双本应拿起铅笔的柔弱小手到糖厂去打工包水果糖,去割草卖给饲养场,换回那每斤一分钱的菲薄报酬。挑水、捡柴、拾煤渣代替了本应属于我们的校园欢乐。隔三岔五还要受到“造反派”的非难。

到了规定的时间,我便牵着妹妹,妹妹牵着弟弟,无助地走过那一条又一条弯弯曲曲的田埂,到那个令我们畏惧但更多的是令我们想念的乡下去看望在那里“劳动改造”的妈妈。到了生产队,每次都得经过队长几番检查和盘问,才能和妈妈泪眼相见。

这就是我苦涩而悲伤的童年。

刚刚到被现在的人们称之为“十六岁花季”的年龄,我就只身来到一个远离城市举目无亲的乡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生产队安排给我的一间破旧狭小的农舍正好与一位患有精神病的男子一墙之隔。作为一个还应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小女孩,初来乍到就独自经受着紧张、戒备和恐惧的心理折磨。白天上坡下田干农活,劳累一天之后,晚上回到屋子,即使在炎热的夏季也只能关上门来,把自己躲藏在十来个平方的空间里烧柴做饭,然后就着昏暗的煤油灯孜孜夜读。唯有读书,为我壮胆,为我驱赶想念亲人的忧思。

三年下来,眼见得同时下乡的那些知青们陆陆续续回城里了,进工厂了,而我虽然已经自学了初中和高中的一些课程,但总因父亲的“反革命”问题,与这些好运无缘。

但是,我特别要提及的是,在那块散发着浓郁乡情的热土上,那些纯朴善良的农民们,向我伸出了热情的双手。他们并没有因为我是“反革命子女”对我避而远之,而是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我这样一位素昧平生的城市人。他们热情帮助我熟悉农村的环境,手把手教我干农活。累了送一碗凉茶,病了送一贴偏方,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每逢节日,怕我想家,东家邀、西家请,使我常常成为农家人的座上宾。就连那位曾经被我视为洪水猛兽的精神病大叔,也总是带着友善的笑容,与我成为“和平共处”的友好邻居。

这就是农民,伟大的农民!他们祖祖辈辈在贫瘠落后的环境之中,顽强地与天奋斗,与地奋斗。像负重的老黄牛,面朝黄土背朝天,甘当人类的衣食父母却无怨无悔;他们与世无争,完全没有趋炎附势的市侩习俗,不能不说具有超凡脱俗的伟大情怀。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使我深刻地认识了农村,了解了农民。和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人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参加工作后我还多次(后来还带着儿子一起)回到那乡下看望那里的父老乡亲。我将永远不会忘记给我的人生留下重大影响的我那梦魂萦绕的第二故乡!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恢复考试制度的1973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蓬溪县师范学校,1975年当上了一名人民教师,从此走上了工作岗位。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对中共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的拨乱反正,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给我们这一代乃至整个民族带来了希望,我们的国家重新充满生机和活力。我的家庭也和千千万万个饱经劫难的家庭一样重获新生。父亲落实了政策、母亲恢复了名誉,我的弟妹们也先后走上了工作岗位。

经历了九年的教师生涯,后来我又走上了从政的道路。参加工作后,我以顽强的毅力、利用业余时间,通过自学考试获得西南政法大学法律专业十一科结业。还通过函授在四川大学成人教育学院法律专业完成本科学业,毕业后取得大学学历。

回首往事,我困惑过迷茫过,我也曾仰望着天空发呆:不知道在那俯视万物生灵的苍穹深处,到底有没有住着一位主宰人们命运的神仙?

我的成长经历让我深深地认识到,这个神仙不是别人,是国家兴衰沉浮的脉博紧密地联系着她的每一个子民的命运。在十年浩劫,国难当头的年月,个人的在劫难逃便成为历史的必然。这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最简单而又最深刻的道理。只有将个人的命运置于国家的命运之中,个人的荣辱得失溶于国家的兴衰成败之中,才能不断超越困惑,自觉地投身于轰轰烈烈的社会革命和社会实践中去,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作为神圣使命而奋斗不息。

在逆境的磨难中,我曾诅咒过命运的不公。然而,现在我要说,我着实应该好好感谢上苍:命运之神终于慷慨地在我们这一代人处于三十而立、四十不惑的人生黄金时代,让我们赶上了这个国家改革开放大展宏图的好年华。而正是那段“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之前“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炼狱,使这一代人能够用他们饱经锤炼的臂膀,义无反顾地扛起现代化建设的大梁。于是,我们拥有了灿烂的今天和宏伟的明天。同样,我的坎坷多逆的命运,也培养了我的品格,磨砺了我的意志。使我牢记过去,珍惜今天,并且去创造明天!

 

(本文系四川省委第二党校县处级女干部培训班《我的成长经历》演讲会演讲辞  获第一名)

 

                                         1996.06.26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