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年龄惹的祸

   

 

都是年龄惹的祸 

 

 

以前,除了填表我很少注意到自己的年龄。而且觉得自己的心态很年青,更确切地说,我不知道年龄会产生距离。

我和儿辈们更象朋友,我们的话题总是滔滔不绝,争先恐后。他们总是象和同学聊天那样告诉我学校的球赛中从第一个球的失误到最后3秒投进的那个漂亮的3分球的全过程;告诉我坐在后排的那个围着长围巾的男生给邻桌的那个漂亮女生传递情书时笨手笨脚被老师当场抓获的可怜;他们总会和我轮流在电脑上争着玩游戏,说起玩“摩托英豪”还不得不甘拜下风。当然如果打输了扑克牌他们也会毫不留情地让我喝一大杯白开水;他们总会催促我借了他的《童话大王》为什么还没有看完等等等等。

  刚上网的时候,儿子告诉我,在网上查查资料,下个软件,看看新闻就可以了,你不要去聊天室或论坛之类的地方,那里年青人多,没人会理你。

  我不信,我觉得年轻与不年轻不在于年龄而在于心态。再说,我们也曾年青过,年青人也会有年老的那一天。两代人之间何必非要心存芥蒂,非要那么牵强地划分一条本来可以并不存在(至少在网上可以不存在)的代沟出来么?

  初识网络的时候对一切都很新奇,甚至不理解一个虚拟的看不见摸不着的所谓聊天室怎么能把几十上百号人凝聚在一起坐而论道。足不出户在自己家里的电脑上就可以在熙熙攘攘的芸芸众生中遇到一个遥远的不知名的真实的人,并和他交流。世界这么博大,冥冥之中这根无形的网线就正好把这个聊友和我连接在了一起,这简直就是神奇!这个感觉实在是美妙极了。而且我发现,通过打字与人对话,那真是一个练习打字速度的实战场所。

  然而,儿子的话不幸言中。

  我曾经以“海岸漫步”的名字去过好几个聊天室,里面的形形色色、乱七八糟果然是名不虚传。打情骂俏的、撒娇发嗲的、被网管一脚踢出门外的满目可见。好象走进了一个乱哄哄的假面舞会,时不时会暴发出阵阵尖叫和斗殴。虽然偶尔也有可以聊上一两句话的,但往往也是话不投机扫兴而去。

聊天的开场总是同一种模式,首先是聊友们查户口般地询问,从姓名性别、年龄藉贯到职业职务、婚姻家庭,几乎无一遗漏。有朋友曾经告诉我,在网上不要太认真,尤其不能说真话。因为这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场所,不要上当。我谨记。

但遗憾的是,我生来就没有撒谎的习惯。虽然我总是提醒自己:记住,和你打交道的只是显示器、键盘、鼠标和无数01的排列组合,当人变成一串数据时,所有关于人的属性便难以确认。于是上网前我也曾试想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一问三不知的老谋深算者,然而一旦面对那白的屏黑的字,就仿佛作伪证一般的心虚,顿时把早已编好的谎言忘得一干二净,竟然全部从实招出。

谁知道,众网友的确有大失所望者。许多竟作鸟兽散。我痛心地发觉,的确,都是年龄惹的祸。

  屡试如此。

  我在网海苦苦寻觅我的同龄人,但每每让我失望。

  更有甚者。昨天在网易的一个聊天室里,一个自称豆蔻年华名叫“拾贝女孩”的朋友(我仍然痴心不改,还是称小字辈为朋友吧)再三追问我的年龄,我只好说“叫我阿姨不会错”。我等了好半天,见她不发话,打过去一个“?”,她才扔过来一句:“我晕....电脑是青少年的玩具,这里不是阿姨玩的地方。”而且还特别选配了“吓得双腿直打抖”的表情用语。

  我愕然,再问时已没有任何回答。我满屏幕叫她的名字,问拾贝女孩你还在吗,还是无应答。我真担心网络那头的她有没有被这个叫做海岸线的阿姨吓得昏倒在地。我甚至担心她的身边有没有人立即送她去医院抢救。而网络这头的我唯一能做的是赶紧在心里划着十字,不停地默念“阿门”!

  从此我不再去聊天室。

 

                                            2000.03.01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