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欣慰

 

  

我的欣慰 

 

 

 

儿子大学最后一年,就开始进入自荐、应聘的求职准备工作。

儿子学的是无线通信专业。去年十月经同事引荐,准备去成都找同事的朋友的学生——省上某家通信公司的人事处长推荐亚衡。临行前一天在和儿子分析各种可能时,突然才想到现在分成几家的通信公司都是势不两立的,亚衡的专业和自己的意向主要是指向绵阳Y公司的,而我们将要去找的那家单位“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汪”都不知道。亚衡的自荐书封面上都态度鲜明的用上了“创无限通信世界,做信息社会栋梁”这一Y公司的企业用语。如果对方竟然是另一竞争对手公司的,那岂不是会闹出不知魏晋的尴尬吗?

马上打电话询问了提供这线索的同事,他说具体是哪家公司他也不知道。不过他又提供了另一个同事的信息,说那同事的女儿去年就是因这个关系去绵阳工作的,

说来真是可笑,那个线索果然是来自DX局的。连这个行业的基本情况以及用人渠道都没有摸清楚,真是病急乱投医。

经全家商量,准备通过遂宁Y公司老总了解一些他们这个行业全省的情况,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信息渠道。于是我们三姐弟和亚衡一起面见了遂宁Y公司老总。没想到老总听说亚衡的情况后,竟希望亚衡留在遂宁工作。而且没想到儿子在这种比较重要的场合,居然举止得体谈吐自如表现不凡。这不仅让我和弟妹们非常满意,也更被遂宁的老总看好,再三表示了迫切的挽留诚意。

虽然我们因为老父亲已在绵阳定居的原因,目标一直锁定绵阳而无意留在遂宁,但儿子能得到行业的认可,这使我们很是欣慰。只是  本来想请这位老总协助联络亚衡去绵阳应聘的事,但因他留人心切,倒使我们不便启齿了。

  十一月初的一个周末,我和弟妹们全家都去绵阳为父亲祝寿,借此机会亚衡也到绵阳向Y公司投交自荐书。

绵阳Y公司老总对亚衡的专业和自荐的情况表示了兴趣,通过交谈对亚衡的形象气质以及言谈举止很是满意。因为央企的人事权在省上,他表示将向省上推荐并争取亚衡来绵阳工作。

十一月底四川YD公司到儿子的学校开展双选了。亚衡自己去接触了前来选人的该公司人力资源部一位副主任,副主任却以亚衡成绩不是最优异为由不接受亚衡的协议书。

得知消息后,我立即驱车赶往重邮面见这位副主任。此人官儿不大,但那派头却十足官僚。在和我的整个谈话过程中,他自始至终在操作笔记本电脑,而且是玩的一种类似八卦阵的网络游戏。他居然还心不在焉地对我解释说“对不起,我是在网上。”

他边打游戏边十分官腔地告诉我,他说今年进绵阳比往年更困难,因为成都今年只接收研究生,所以成都的很多本科生回不了成都就都往绵阳挤。这样一来,绵阳聘用大学生的压力就更大。而亚衡成绩不算拔尖,这还需要研究。我向他陈述了书面成绩和现实能力的关系,并介绍了亚衡勇于对一些比较前卫的知识领域的探索,而且通过自学取得了学校并未要求的更高层次的CCNA证书和CISO学院结业证等等。但他依然一味官腔,说还需要各方研究。

离开那人,想起那副官僚形像,很是恶心。所谓“研究”,莫非就是“烟酒”么?可我心里也有一股倔劲,绝不吃他这一套!

第二天我和儿子又去问研究结果。这个家伙虽然仍然在打电脑游戏,但态度却好多了。他说“绵阳的老总已经见过张亚衡了,他们对这娃感兴趣,指定要人,我还有什么可说”。

这话让我和儿子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我高兴地拥抱着儿子:我们终于成功了!

儿子和绵阳Y公司正式签约后,去绵阳联系他的毕业实习和毕业设计那天,我们借了一辆车让他自己开车去绵阳,我可以陪同他,不至于旅途寂寞,而且更为了他可以借此机会练习开车。开车这样的技能,应该经常操作才会熟练。至于联系工作上的事,我就让他自己去面对,也到了锻炼他办事能力的时候了。

我们一路上设想着当他见到公司主管时可能出现的种种顺利的和不顺利的情形,我守在儿子耳边唠唠叨叨地交代如果遇到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时如何如何应对,象设计答记者问一样。儿子一边驾车一边不停地说知道知道。

到达公司后,儿子停好车立即去办事,我便守在车上等候。透过车窗眼巴巴地望着儿子走进那扇从此将会联结着他的命运前途的大门。这是他第一次跨进这大门,我不知道这个第一次带给他的是顺利还是曲折,是热情还是沮丧。我想,当他从大门出来时,他的表情和神色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个结果。于是我目不转睛地透过车窗的玻璃,期待着儿子从那个大门里再次出现的身影。

  半小时后,儿子就出来了。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喜形于色。当他走近车旁的时候,便激动地向我挥手。坐上车就向我汇报,他说人力资源部主任十分热情的接待了他,并一再表明公司对接受大学生的诚意,对亚衡先到公司完成毕业实习和毕业设计表示欢迎。儿子向我谈起他初来乍到在公司便有如鱼得水的应对自如时,颇有几分得意。

下午和儿子驾车回家,想到儿子也可以驾着汽车满世界跑了,脑子里还不断闪现着他少年时在院子里学骑自行车的情景,那时人还很矮,座垫太高,他总是站在踏板上吃力地踩,常常摔得鼻青脸肿也不肯罢休。满头大汗时,把衣服一扯下来,往自行车行李架上一塞,又扭着屁股左一脚右一脚地踩,直到我们在阳台上再三呼唤才伤痕累累、气喘吁吁地回家。

如今身边全神贯注开车的儿子,已经是十足的男子汉了!他就要离开母亲的羽翼去翱翔自己的蓝天。

目送儿子在他人生的每一个转角处渐行渐远。这,就是我的欣慰!

 

                                           2002.01.18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