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上岂容“逃兵”— 母子两地书(13)

 

 

人生路上岂容“逃兵”— 母子两地书(13 

 

 

妈咪:

见信好!此时心中烦闷,很想给您写一封信。

上大学已经两年了,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或许我现在还处在一种很盲目的状态。

说盲目,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干点什么。除了大一的第一个学期,其余都感觉很吃力。这种状态,还不如不读算了。虽然儿时的雄心壮志至今仍未稍减,但我总觉得我还从未感受过那种为了理想而拼搏的激情。其实每个学期开学的时候都想好好学习,总是找不到高中时的那种动力。说一千遍一万遍学习是为自己好,但行动总是跟不上。我都不知道这是天性使然呢还是惰性使然呢?

作为我们这个家族的长子,大家对我寄予的厚望是我能感受到的。虽然我常常标榜自己是个不为别人言论所动的人,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影响我的话,那么这个人无疑是你,我的妈妈。所以我可以想象得到我现在这种精神状态你一定非常失望吧?如果家里的人知道的话,也一定会非常失望吧?现在回想起刚考上大学时的喜悦,更多的恐怕是一种完成任务后如释重负的心情,而不是一种实现理想的愉悦。从这个意义上说,上大学也一直是我的任务,而不是我的理想吧。

录音机里正放着一首无病呻吟的歌,但我觉得正合我的心情,你会不会觉得我现在也有些无病呻吟呢?

妈妈,我知道,从小学到现在,你对我的要求是一降再降。这次暑假回家你对我说希望我好好做人就行了,我当时的感受真是难以言表,感动里夹杂着几分惭愧。一个方面说,这是你对我的信任,对我的理解,我非常感谢;但从另一个方面说,也是我达不到你以前对我的期望了吧。或许是我自己多心吧,那最好。

没想到这学期给你写的第一封信就是这样的内容。上边写的,是我自己现在心里的感受,并没有其他意思,你看了就行了,不用特别来电,我现在精神状态很好。

  心情愉快 身体健康

                               亚衡    1999.8.27

 

亲爱的儿子:你好!

昨晚给你打完电话,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家,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我对你要求太高还是你自己作得太差,我真是沮丧透了!

难道对一个学生必须完成(请注意是完成而不是出色完成)学业的要求是太高吗?难道对一个处于残酷的人才竞争时代的青年必须以合格(请注意是合格而不是优异)的学习成绩走向社会的要求是太高吗?仅仅是完成、合格地完成而已啊!

今天收到了你的来信,的确如你所说,没想到你开学“写的第一封信就是这样的内容”, 什么叫“还不如不读算了”,什么叫“找不到高中时的那种动力”,什么叫“上大学一直是我的任务而不是我的理想”?当然作为“自己现在心里的感受”随便说说倒也无妨,特别是你真的把妈妈当成能倾诉自己烦恼的朋友,的确让我在惊讶之余寻找到了些许安慰。那么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对一个真正的朋友不负责任地听之任之吧。

的确,上大学不过是人生的任务之一,它不是人生的最终理想,但却是实现理想的路径之一段。你已经踏上了这条通向人生之旅的路,就算不是最佳选择也只有义无反顾硬着头皮走下去。如果半途而废,哪里又可以另辟蹊径呢?道路千万条,但条条都是荆棘丛生啊!哪里有一条轻松好玩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实现理想的道路呢?

换言之,已经上了大学怎么可以弃学而归呢?难道社会很乐意接纳一个无故不能完成学业的逃兵吗?再说,即使弃学而归,找一份工作,那复杂的人际关系艰巨的工作任务和激烈的竞争环境,未必就不会出现坎坷和挫折,那时又退向哪里呢?

你说大学不及高中的激情,现在反而缺乏动力,这是多么可怕的精神状态!高中时把考上大学作为目标,大学里把走向社会作为目标,难道后者对你反而无足轻重了吗?

你的父母造就了你,赋予了你聪明的头脑和健全的四肢;你所处的单亲家庭环境常使我觉得对你歉疚,于是对你疼爱有加,感情至深,千方百计为你创造相对良好的成长环境和尽可能充裕的物质条件。我只能说:妈妈已经尽全力了!

那么你呢?你尽力了吗?头脑聪明四肢发达和优越的物质保障应该是具备了足以完成学业的客观条件了,那么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奋争呢?你的根源是怕艰苦。根本没有刻苦钻研的精神,得过且过胸无大志。这不仅是学习的大忌,还会是今后工作、事业乃至整个人生的大忌。

是的,面对现实特别是因为你的身体不好,我把你的平安健康作为我倾其毕生所期望的最低值。所谓希望你好好做人就行了,不求最好的,也是“好好”的啊!好好的身体、好好的品德、好好的前程。难道作一个人生道路上的逃兵还能算得上是在好好作人吗?

亚衡,你真的让妈妈好担心!

我用了一个下午来思考写出这封信,由于心情沉重也许言辞激烈了一些。但愿它带给你的是鞭策是激励,而不是自暴自弃。如你所说这个世界上是我对你的影响最大的话,那么,希望我的影响力量不是负作用的。

言不在多,好自为之!祝一切好!

                                 你的妈妈   1999.9.1

 

亚衡:你好!

近来身体可好?带去的药是否坚持服用?虽然前几封信主要在谈你学习上的问题,那是有针对性的。但愿我的信都没有白写。尽管如此,我仍然坚持我们一贯的原则:身体第一。

这很矛盾吗,并非!

身体是人的根本,没有健康的体魄,那么学习、品德乃至于事业、前程又有什么用呢?“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任何人都不会反对身体健康是第一重要的万事之本。

但“第一”又不是“唯一”,如果只有健康的身体,而其他却一事无成,那么空有一副皮囊又有何意义呢?之所以有第二和第三,是因为它们都很重要,否则,为什么不说身体第一、打球第二、游戏第三呢?没有第二,第一又何以存在呢?其中的辩证关系我虽然讲不深透,但这样的道理是显而易知的。所以,凭你的自身和家庭的客观条件,你完全应该在以健康为第一的基础上,以较好的成绩顺利完成你的学业。而事实上你却身体、学习都没有真正顾到啊。

    你很孝顺,你对妈妈的关心体贴我是深有感知的,我珍爱这份母子之情犹如珍爱自己的生命。但你可曾想过,妈妈还年富力强,她最牵挂的儿子还前途未卜,这才是她的最大心事啊。既然还年富力强,她现在最需要的就不是嘘寒问暖。最艰苦的时期都过来了,现在日子清苦一点又算得什么。为了我和儿子的这个家,奔波生计是母亲的幸福,辛勤劳作有希望作支撑。唯有如果你的学习乃至以后的事业或生活不顺利,那才算得上是打击。所以,我要说,妈妈现在最需要的是你的身体健康和自强不息,只有给妈妈一个放心才是最大最实在的懂事和孝顺。

再说,你也不是为了妈妈才活着才去奋斗自己的前程。妈妈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从脱离母体的那一刻起,你就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人。二十年了,你已经成了一个堂堂七尺之躯的男子汉,你早就应该用自己独立的人格力量把握好自己,自强自立自尊,完全不应该仅凭着妈妈的教诲来约束自己的言行,而应该用自己主观的能动性来对自己的前程乃至自己的人生负责。你说是吗?

妈妈这一生,时代贻误了我的童年和青春,丈夫断送了我的爱情和家庭,虽然我自己孑然一身抚育儿子奋斗事业也算挺过来了,可是内心深处的自卑自怜从来没有离开过我。随着年岁的增长,回忆过去的日子,我感到了越来越多的遗憾:事业平平,虽无挫折,亦无建树,那些或虚伪或真诚地称我为“女强人”的人,实在让我或肉麻或汗颜;儿子已经成人,我虽自豪,却也忧患。作为母亲,我把培养儿子,使之平安顺利地成长作为第一重要的事业,是我的首要工程。对此,我总是惴惴不安。

时常回想起暑假的那次旅游,现在才觉得我们母子在外的那些时光是那么弥足珍贵。天安门的雄伟、长城的巍峨、北国的冰灯、津门的海湾、秦陵的神秘,所有的历程像过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中不断闪现。虽然有很多我都不是第一次去过、看过,但这次不同。第一次和儿子一起外出旅游的意义是任何一次旅游都不可能与之相比的。总而言之一个字:值得!(呵呵!)

上次旅游归来,我就去扩放了我们母子二人在大雁塔的合影。现在这张照片已端挂在家里迎面的墙上。进进出出我总会端详一番,觉得儿子就在身边。平时自己看不出,从照片上才真实地比较出儿子已高出我好大一截。想到家里有了这么一个伟岸的男子汉,我就踏实。这个家应该交给儿子了!

这封信写写想想,前前后后也写了两三天了,我也不管是否重复过,或者是否语无伦次,反正想告诉你的就写上,就算是妈妈的心里话吧。

一纸素笺,却包含了妈妈多少忧虑。

祝你身体健康  学习进步                        

你的妈妈    1999916日晚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