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北约空袭事件 ——母子两地书(12)

 

 

抗议北约空袭事件 ——母子两地书(12 

 

 

 

妈咪:

我有好久没给您写信了,虽然我们常打电话,但我觉得写信仍然是一种很重要的联络方式,家信尤其如此。

昨天晚上和王勇电话吹了半个多小时,乱七八糟什么都吹,既吹一些较有深度的问题,也吹一些极无聊的问题。既有国家大事,也有花边新闻。又同时感慨时间的流逝、人情的冷暖等等。他提到我们有些高中同学都快走上工作岗位了,说别人比我们多两年社会经验,以后我们肯定竞争不赢他们云云。这已不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的“社会经验大于一切”论,但是我第一次开始纠正他的这种想法,到后来谁都没有说服谁。

我们还谈到和高中同学的关系,共同的感觉是大家都在逐渐改变,逐渐疏远。嘿嘿,现在才刚开始呢。我对以后和高中大多数同学关系的发展实在不敢抱什么乐观态度。拿破仑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实在有点道理。在形成稳定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事业观之前,所交的朋友有很多不是可以保持下去的。

后来我们又谈到了“成熟”,给我感觉是两个很不成熟的人在那里故作成熟状。可能他也感觉到了,所以这个话题并未谈得太久,又聊了几句国际形势。一看十一点多了,就互道珍重后断线。

老实说,在学校几乎没人可以与我这样坐下来神侃半个小时,大家谈话时似乎都有所保留,当然我也就不能显得胸无城府嘛!

那天我们六人下山去抗议北约的事你知道的吧?今天那张照片寄来了,本想寄回来的,无奈是7寸照片,一时找不到那么大的信封,故而算了。我们初步打算把那天征集签名的那张条幅和照片再附一篇短文寄给《华西都市报》,请他们转交给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这件事目前正付诸实施。

我们学校有几个美国外教你知道吧?那天我们校领导请他们对北约空袭南联盟及我驻南使馆一事发表意见,曾教过我们那厮竟大言不惭的说:“帮助世界各国人民获得和平是美国人民和政府的应尽之责”。看来一个法西斯的政权必有其坚实的民众基础。我看美国佬有些像二战时的德国人,以自己是优等种族自居,助纣为虐。而我们的媒体仍一厢情愿的说,某国人民和我们一样是爱好和平的。我认为某国政府和民众之间不太可能会出现那种原则性的分歧。你觉得呢?

最近一切都非常好,每天过得还比较充实。虽然二级上机没考好,我也懒得去想它了。不久又要考英语四级,现在正在认真做准备。

掐指一算,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放假了,日子过得也很快嘛!公去新马泰旅游也应该回国了吧?代我向他问好。

祝心情愉快身体健康。

                                                                        儿  亚衡  1999.5.14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