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杂谈 —母子两地书(11)

 

  

周末杂谈及“宋睿”现象浅析——母子两地书(11

 

 

 

亲爱的妈妈:您好!

刚给你打完电话回到寝室,还有一个月就放假了,想到放了假我们又能在一起了,心里就特别高兴。

这两天比较好的休息了一下,当然也没有忘记看书。这几个任课老师中,就数物理老师最潇洒。那天公开在课堂上表示:“六月份不上课,我要看世界杯”。全班哗然!

不知给你说过没有,我们以前那个辅导员老师现在在休产假,另一个代辅导员恶心得很,经常伙同我们系那个团总支有事没事往九楼上跑,连下午没课多睡一会觉都要管。其烦人程度让我想起了高中时的班主任,恨不得连你一天刷几次牙都要管。

那天去伙食团打饭,打了一份2元的鸡肉,给得本来就不多,谁知正在舀的时候就有一块净鸡肉又从我碗里滚回了那个盆里(饭太多了),弄得我十分耿耿于怀,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

星期六又去买了一本《郑渊洁童话》,再次觉得作者的写作灵感已经濒临弹尽粮绝的边缘。他童话上有一段话说:“人生幸福的关键是使自己的欲望和能力保持同步,如果一个人的欲望大于自己的能力,他笃定与幸福无缘。只能痛苦终身甚至犯罪。如果一个人的欲望小于自己的能力,他又不能充分享受生命的价值,白白浪费了上苍给予他的一部分能量”。我觉得他有点把能力和欲望的关系搞反了。我认为人应该努力使自己的能力去和欲望保持同步,而不是像他说那样欲望只能被动地和能力保持同步。否则只能使社会倒退,你说呢?

我们这儿现在晚上蚊子和飞蛾多得很,我们寝室现在正猛用蚊香。我有两个挂蚊帐的钩子不知到哪儿去了,现在蚊帐也挂不起。每天晚上耳边“嗡嗡嗡”叫得烦人。不过习惯了就好了。

前几天,德育老师叫我们每人写一篇关于思想道德的论文,读了十五年书尚不知论文为何物,无奈之下到处搜集资料和素材,写了一篇“中国思想道德水平之发展与比较及其思考”,虽然好像狗屁不通打胡乱说,但写完之后还是自我陶醉了好一会儿才去交卷。心中觉得写论文也不过如此而已。于是又想起上小学的时候你教我写作文要字斟句酌,力求流畅完美。现在还真该谢谢您那时对我的要求。因为现在虽然我的写作水平还很低下,但和一些同学相比,也算是有比较好的基础的。

我们下周就要考《制图》了,这门课是我所有课程中学得最好的,估计应该轻松及格。

前不久本来说世界杯的时候去看通宵的,现在觉得有点浪费时间。如果不出大意外的话,世界杯还是回家看决赛算了。其余时间认真准备一下期末考试,毕竟这个才是主要的。

忘记告诉你了,有一次打完电话,仝建强对我说:“你和你妈关系真好啊”,我得意的说:“是的,我和我妈也是好朋友”。常常想来,我很为我们母子自豪。

想想这周就这些事了,下次再谈。祝一切安好 快乐健康。

 

                                亚衡   1998.6.7

 

亲爱的儿子:你好!

刚和你通完电话,心里特别高兴!

很多话题电话上已经交流过了,现将华西都市报上《中学生下海引来的冲击》一文寄给你,看了这篇文章,我们全家都很有感慨。我和姨都不约而同想到要推荐给你一读。

我觉得宋睿现象的出现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一是时代的造就,在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不断深入的今天,才能使中学生下海经商成为可能。

二是宋所处的环境成全了他,文中描述的学校老师对他的诱导和朋友般的师生关系以及校长的治学观念,对他影响很大。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成长,促进了个人的智慧、天赋和创造潜能得以充分的发挥和施展。我想,用“人才辈出”来期望这所学校是不会让人失望的。反之,试想一下,假如这个宋睿是一名遂宁中学的学生,那他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开创自己的天地。那样的话他不知会被多少次罚站在办公室、写检讨、请家长,甚至还会有比罚扫地、罚跑步更甚的体罚出现。这样一来,即便有千百株宋睿这样的苗子也会被无情地扼杀在萌芽之中。

三是个人的天赋和观念以及自身的信心和毅力支持着他。宋睿之所以成为今天的宋睿,在于他的潜质里就有一种商品意识。从开初的好奇和偶然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意外之财”中他得到了启示(关键就在于他能够从中得到启示,而不是如过眼云烟般毫无知觉),到理性的“萌发了把在课堂上弄懂的资本、利润原理在自己手上实现一把”的想法。这以后就不再是偶然,而是有意识地了解商品信息、看到满眼商机绝不放过,用行动去实施经销。可别小看了“瞅准机会猛赚了一把”这几个轻松的字眼,这个成功的过程是不会轻松的。然而这个小家伙居然有那么一股闯劲,不得不让人叹服。

更值得一提的是,他“高出一般同龄人的自我克制能力”。到了高三,居然把“到手的钱不要了”,这是一个多么有远见卓识的家伙!这些尤其值得你去思考去学习。当然并不是诱导你一定要向他那样马上就能去赚钱,但文中所涉及到的社会转型时期的思维方式,却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家里近来一切都好。我很多时候下了班(主要是下午)就去陪公散步或聊天,这样大家都少一些牵挂。

613日是婆的百日,我们又去上了一次坟。母亲去世已经百天了,我的心里却尚未完全接受这个事实。有时偶一抬头,望见母亲遗像,总不免一阵心恸,眼泪忍不住要掉下来。总觉得母亲不该走。还觉得母亲并没有离开我们,只不过是去旅游,是一次远脚而已,说不定哪天她就会风尘仆仆地回来,仍然那么慈祥那么幸福地活在我们中间。那,该多好!

其余电话谈。炎炎夏日,望多保重!

 

                                妈妈   1998.6.17下午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