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心和毅力 — 母子两地书(10)

 

 

恒心和毅力 母子两地书(10

 

 

 

 

亲爱的妈妈:您好!

此时刚熄灯一会儿,楼道里乱哄哄的,睡也睡不着。于是就给你写几笔。今天晚上我们这儿打雷又下雨,我想你一个人在家,于是给你打了个电话,谁知家里没人接。我想你是不是去公那里了或者出去玩去了。

我出去买了一本书,名叫《梦断狮城》,写的是第某届国际大专辩论会的首都师范大学屈居亚军的过程。整个书的体裁有些像《狮城舌战》那本书。我现在觉得口才对一个人来说十分重要,有些想成为那种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之士。而且好的口才对以后出身社会也很有好处,对吧?我想放假后再把家里那些《演讲与口才》好好看一遍。

最近又有一些想看郑渊洁童话。倒不是想看他那个江河日下的童话创作水平,而是比较欣赏或者说比较感兴趣他那些思维方法。而且看《童话大王》我觉得还能够弥补一些我精神上很欠缺的东西,比如说正义感,比如说对精神力量的认识等等。其实他有的作品故弄玄虚或哗众取宠的也不少。我现在已不像原来那样对他充满迷信,也能够比较清醒地认识他童话里面的那些糟粕。但我估计还是有一些甚合我意的理论得不到你的赞同。因为我们毕竟是两代人,思想认识有一些分歧也是很正常的对吧?

我现在愈来愈深刻地感到自己缺乏恒心和毅力,但总是无法自我克服。我现在有点怀疑恒心和毅力对于成功是不是一个必须的先决条件?有时想绕过这一点另辟一条成功之路,但又觉得这是在和前人的经验之谈过不去,失败的可能性极大。妈妈,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这时寝室热闹得很,我想和同学吹一会儿牛,明天再写吧。 5.9晚)

这个星期天我一点儿学习方面的书也没看,又尤以物理最为严重。那个物理教头的理论水平让人实在不敢恭维。若要想期末物理考试及格的话,后半期非下一定的苦功夫不可。不过还好,下下一周是金工实习(就是到校办工厂去集体打工),空闲时间比较多,那时再补一补学习上的漏洞。

今天我们的电脑终于发现了有史以来第一个病毒,被我很轻松地用杀毒工具将其杀死了。

仝建强现在正在谈女朋友,整天喜怒哀乐反复不定。才刚开始一周多,现在又好像要吹了。每天回到寝室给我们大吹特吹作情圣状,让人啼笑皆非。每天晚上电话通宵不挂,似乎那样才更显情真意切。不可理喻!

妈咪,真不好意思,这封信已拖了好几天,今天说什么也要搞定它。今天物理逃课的人达到了历史以来最多,有一半以上的人没来上课。不过幸好物理老师性情还比较温和,不然又死掉一大片。

最近很少搞运动,只有星期六那天无线系举行了一个广播体操比赛,我们班勇夺第一(倒数的)。我们的班长思维太滑稽,竟叫我们统一穿西裤穿皮鞋去做操,和人家的一身运动服比起来自然是宝得不能再宝。再加上我们平时缺乏训练动作混乱,不得倒数第一确实说不过去。

就是这些事了,就此完。祝好好保重身体,并保持愉快的心境!

                                    儿子    1998.5.11

 

亲爱的亚儿:

你好!

你的来信今日收到了。我给你的信想必也该到了吧。昨、前天是周末双休日,不知儿子玩得是否开心,是否有一些收获。

你来信说看到了自己缺乏毅力和恒心的缺点,我高兴的是你终于自觉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这总比由我这个啰啰嗦嗦的母亲来敲打更有力吧。你说想避开这个要害问题去追求成功,这让我不太理解。任何成功的背后都会有一番艰苦的努力,如果浅尝辄止,只能是半途而废。要么就庸庸碌碌吧,那样也就没有太严苛的要求。但是,时代不同了,优胜劣汰已经成了竞争的必然法则。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含义已不再是吃大锅饭和平均主义,在目前的国情下,仅有勤劳是不够的(何况勤劳也包含着恒心和毅力),必须要有足以在社会上立足的富有专长的本领。这样的本领包括对科技的运用、自身的创造智慧和潜能。而这一切,没有长时期的艰苦学习和积累怎么可能形成深厚的底蕴呢?

再说,以后有了职业或自己的事业,如果没有恒心和毅力,一有困难和挫折就畏葸不前,当逃兵。或者这山望见那山高,那怎么能成为成功者呢?你现在有这么好的学习条件,既然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就要有勇气去克服它、去挑战自我。战胜自我本身就需要恒心和毅力,你不妨就从这一点做起,千万不要迁就自己。

家里一切好。公看上去虽无大恙,但我总察觉出他的忧郁和不安。他成天没完没了地摆弄那些他和婆在外旅游的照片,不断地去加印。然后整理来整理去,真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助他从生离死别的阴影里尽快走出来。自从婆去世以来,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公这个人,在他对子女、孙辈严格(有时甚至是严厉)要求的背后,蕴藏着多么深沉、多么丰富的情感。像他这样具有如此智慧的头脑又有着如此真情的老人实属难得,于是更加觉得公的健在是多么宝贵,他是我们的精神财富。

你和同学来遂的照片已经冲洗出来,根据画面人数加印了张数,现寄给你们,希望能给你们带来快乐。

就这样,下次再谈。祝一切好

                                   妈妈      1998.5.20

 

亲爱的妈妈:您好!

看您的来信,觉得您所说的关于恒心和毅力与成功的关系很有道理,我以后会尽量约束自己的。

照片都照得很可以,大家拿着照片评头品足了一番,都比较高兴。

你来信说到公的情况,我真的为他担心。和您一样,我也很想他尽快摆脱现在这种心情,但不知怎样帮助他才好。现在觉得很多事情充满了无奈,非人力所能及。

最近想起几个月来一些事情的前因后果,心中很是一番唏嘘。真觉得时间的宝贵,生命的宝贵。只有自己好好珍惜,不要虚度才是。我自己觉得通过婆去世这件事,自己心理上成熟了不少。您有不有这种感觉呢?

浩略升学考试快了吧?希望他争口气考上遂中。我有空给他打个电话。

那天不知是谁又把《阿甘正传》的带子拿到九楼来看。大家又都对阿甘的精神敬佩不已。但我却从另一个角度觉得阿甘的成功和他妈妈是分不开的。如果没有一个好妈妈,他肯定是一事无成的。所以这一点,我觉得我也比较幸运,遇上了您这样一个好妈妈。虽然我还不一定是一个好儿子。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功夫大一就过去了。我想这样混四年一定很快的。至于混了四年以后出来干什么,现在仍是一片混沌,茫然得很。如果去沿海一带的话,不晓得自己是否适应得了从校园生活到社会生活这一段差异。唉,算了,不要每次写信都提这些不着边际的事,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再说吧。

这学期物理课几乎没有认真的听过。当然,这个状况在同学中不下1/2。理应坐满的教室常常有1/3多的人不在,还不包括那些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所以我估计物理这次应该不会很难考。倒是高数,对它的兴趣我已丧失殆尽,始终无法静下心来学这个。虽然老师一再鼓吹“这是基础的基础”。现在只是拼命补一补漏洞,争取及格就行。

好了,给你说了这么一会儿,心里也舒畅多了。

下次再说吧!祝一切安好!保重!

                                                                              儿子   亚衡  1998.5.31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