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席上的士兵 —母子两地书(8)

 

  

观众席上的士兵 —母子两地书(8 

 

 

亲爱的儿子,你好!

这一次成渝之行,收获颇丰。首先是和儿子一起度过了周末,十分充实。看到儿子身体状况基本正常,甚感欣慰。到成都后又买了一些生活必备物品,后因公又去了新繁。此行平安顺利,十分开心。

在成都的一天晚上,随全国民政厅(局)长会议去观看了战旗歌舞团的一场演出。其实整场晚会也没有什么特色,就期望值而言,略显平淡。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却是观众。至今想起,还觉得挺有意思。

那晚的观众是由两大部分人组成的。一部分是民政人,来自全国各地的民政长官,但这只是观众席上的一小部分。另一部分是绝大多数,是军人。他们坐满了大半个场子(包括楼座)。令人感兴趣的是他们那整齐划一的绿军装和标准规范的起立、坐下、脱帽等军纪军姿。当然这还不算精彩,有意思的是他们一坐下就开始拉歌。“嗬、嗬、嘿、嘿”、“一、二、三、四”吼得震天价响,仿佛要把这个著名的锦城艺术宫轰抬起来。他们以各个方阵为单位,歌声此起彼落,一浪高过一浪。我被他们的威武、雄壮和团结、活泼的精神风貌深深吸引,一下子就想起了儿子的军训生活。

你不是也给我描述过军训时吼歌的情景吗?我想大概就是如此。

你看,每个方阵前面都有一个指挥,有力而忘情地挥舞着臂膀,恨不得把每一个战士的最大音量都开发出来。

他们有一块女兵的方阵,旁边的观众说,或许正是有了这些女兵,战士们才那么好表现。尤其是在一拨又一拨大喊大叫的啦啦声中,突然一个急刹车,众口一词整整齐齐地改为低八度恳求式:“娘子军,来一个嘛”、“娘子军,莫稳起嘛”,把满场观众惹得哈哈大笑。

从他们一张张稚气的笑脸,我看出大多数人和我的儿子年龄差不多。有人猜测是军校的学生,否则年龄不会那么小,女兵也不会那么集中。我一直怀着极大的热情关注着他们,仿佛儿子就在其中,直到节目开演。

昨日,我和几位同事闲聊到各自的家庭和儿女,虽然谈及家庭我没有什么发言权,但谈到儿子,我便有了几分自豪。大家都为我高兴和祝福,也为我终于有一个好儿子而欣羡。

但这时大家也会由此产生丰富的联想,引申出一些诸如儿媳、孙子之类的话题出来。当然,这些课题现在来探讨还为时过早。不过独自静思时也不无几分忧虑。如今世风日下,传统女性应有的一些诸如温良贤惠的美德在现在的女孩子身上已很少可见。如果选择不当误了终生,不但会苦累了我的儿子,甚至会贻误后人。所以话说到此,我还是希望你大学期间努力刻苦学习知识和本领,而不要偏念其他。待学业成就之时,思想更为成熟,处世经验更为丰富,以对自己负责的态度来正视未来的事业和生活,这样才不至于游戏人生。你说是这样的吗?

本学期已进入后阶段,希望你认真复习,把开设的课程学好。迎接考试只是一个督促奋进的渺小目标,更重要的是在大学期间一定要学好专业技能,今后在迈进社会后才有一技之长。妈妈现在就懊悔自己没有一项专业本领,只能混迹于政坛,既险恶又肮脏,要想洁身自好,谈何容易?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祖父常常教导我们:积金千两,不如薄技随身。现在想来,的确如此。妈妈现在已经疲于职场的奔命,要想重新打拼一项事业,走一条光明灿烂的路已经是无能为力。只是祈望儿子选择好自己的未来,一路走好。只要儿子平安顺利,我便足矣!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只有珍惜当下每一天的学习机会,学好自己的专业,将来才能与世竞争。这是再明白不过的道理,是不是?

时值严冬,你的许多御寒衣物都在家里,也不知你怎么敷衍得过去。每每想起,十分不安。希望你自己多多珍重。

 祝你平安

                               妈妈   1997.12.25下午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