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 —母子两地书(7)

 

 

我的妈妈 —母子两地书(7 

 

 

亲爱的妈妈:您好!

今天又收到一封你的来信,很高兴。今天晚上作业已做完,又不急着看书,决定给您好好写一封信。、

这周星期五晚上,那位广东的同学买了一些瓜子、花生,我们边吃边吹壳子。开始不过是泛泛而谈,说东道西,天南海北的胡吹乱侃一气。后来不知是谁把话题转到了各自的家庭,大家的感情渐渐真实起来。我才发现“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话果然不假。我对面上铺的那位河北同学原来也是父母离异,现在和父亲后娘一起过。不过据他称他后娘待他很好,如同己出。

那天晚上我们确实喝了一些啤酒,我知道你不希望我这样喝啤酒,但我知道你更不希望我撒谎,是吗?而且我向你保证确实并未多喝。原谅我一次好吗?

我接着往下说。这时舅舅打了个电话来,勉励了我一番,也谈了谈你的情况,说您自己在家很节约,有时他们看了都过意不去。我听了,说实在的,很不好受。放下电话后,那三位室友就问我什么事,我说我妈妈对我很好。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说我们母子关系很好,说每次打电话都听得出来。还说他们和他们的父母关系没这样好。我说当然了,于是就把您十多年来怎样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抚养我,爸爸如何置身度外,我们母子关系如何好等等,择其要略说了一遍。他们听后半晌没有说话。后来那位广东的同学提议说:“来,我们为亚衡的好妈妈干一杯。”当时已熄了灯,我们点着蜡烛坐在一起,那种感觉真的很微妙。

妈妈,我真的为有您这样的妈妈骄傲和自豪。他们又问我爸爸为什么不来看我,我说不知道。于是他们说下次他来看我叫我骂他。我也只有苦笑。这些事他们外人是不能理解的。不过他们都的确很敬佩你,都觉得你很了不起。

事情并未这样就完结。第二天,那个广东的同学和我推心置腹地谈了一番话。我的学习虽称不上懒散,但也绝对够不上刻苦二字。那个广东同学可能平时都看在眼里。那次谈话就是从学习上谈起的。谈着谈着,他突然问我:“你觉得你这样对得起你的妈妈吗?你妈妈一个人挣钱两个人用。一年学费还得多少?一天不吃不喝都得用10多块钱。像你这样一天有空就睡觉能学到什么东西?”大意是这样。这番话虽然说教味浓了点,但给我的震撼却很大。一个外人都能替我妈妈着想,我有什么理由不再紧张起来?为什么总要对自己放松要求?如果不是旁观者的一席话,说不定这四年真的一无所获就完了。

其实这种话以前公、婆、姨、舅舅舅妈等都没少给我说,但我想一是以前不懂事,二是由于他们是自已的长辈,是家人,这种话说出来的震撼力远远比不上同龄的旁观者说出来那么有力度。或许是这个道理吧。

后来我给那个广东同学说我这人自控能力太差,他说他可以督促我。我想至此如果我还不能狠下一条心克服弊病的话,我这人真是没救了。于是慨然和他“约法三章”,诸如“不准睡懒觉”、“共同学习外语”等等有益于学习的事。对此我很有信心。虽然我不能肯定能很快见效,但至少我感觉精神面貌比原来好多了。

以前在书上看到“宝剑锋从磨砺起,梅花香自苦寒来”之类的格言,深觉有理。天上怎么可能掉馅饼?但总无法把吃苦精神和实际行动结合起来。现在虽算不上“吃苦”,但我想应该做到“刻苦”吧!

妈妈,你把这封信保存起来吧。若干年后,定会知道这封信的效果的。

这里早上很冷,下午好多了。就是空气干燥得厉害,喝水也没用。不过还能适应,一切请放心。不久你将来渝,到时再面谈吧。

信就写到这里,您多保重。

代我向公、婆、姨、王叔叔、舅舅舅妈、小珂、浩略、杨丽等一干人问好!

祝 身体健康 心情愉快

                                                                       儿子   1997.11.169:17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