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香烟 —母子两地书(5)

 

 

拒绝香烟 —母子两地书(5 

 

 

亲爱的妈妈:您好!

现在是星期六晚上,我正坐在桌前给您写信。想说的话其实很多很多,但每每提起笔来却又不知该怎样开口。这细细的笔尖实在无法写出那一份沉甸甸的感情啊,只有靠彼此心灵间的感应来体会了。

今天上午上街为班上购物,来到解放碑附近,对重庆之印象进一步加孬。空气恶浊、交通不便,市民素质也低(问个路象吵架一样),才觉得学校果真比市区好多了。

我现在正在努力适应着大学生活。大学里很需要自觉,而这一点我还做得不是很够。但我在那些关键问题上还是做得不错。那一次我们几个球队的同学用以前凑份子的100元钱去吃小炒,一桌的人都在吸烟,有几个人都是第一次抽烟。他们都劝我说:“破一次例嘛,我今天都破例”,我马上不容置疑地说:“这是个人习惯,我不愿意破这种例”。于是他们就都很知趣地不再劝了。怎么样,我还行吧?

那天的“学术交流会”上,一个考研室的主任作发言的时候也谈到重邮、南邮这些毕业生在工作岗位上无法与复旦、交大这些学校的毕业生竞争,希望我们严格要求自己云云。听完后我心里如打翻了的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四年之后,我会是什么样子呢?

会上,一个获得过“部长奖学金”(重邮最高奖)的师姐说,与其同时干这件事又干那件事,不如高效率地干好一件事。这句话对我有所启发。我觉得我现在学习上就是缺乏一种专一性。总觉得这也想搞那也想搞,结果到头来什么也没搞成。现在试着该学习某一科的时候就认真学,不要去想其他科目的问题,效果可能会好一点。

前几天,院宣传栏贴出一则消息:重邮的某位篮球国家级裁判将负责培训国家三级裁判,培训后发给全国认可的三级裁判证书。我本想参与此事,但20元的报名费让我望而却步。但这件事却让我对高中时的一位三级裁判的老师失掉不少神秘感。

看了您的来信,心中对公、婆在感情上又贴近了很多。真的,公和婆为我们母子付出得太多,正如您对我一样,这种付出真的特别伟大和无私,找不出更多更好的言辞来修饰,心里体会得到足矣。我现在长时间离家,您就多抽时间去陪公和婆吧,也可相互解解闷嘛。公的生日一定电话告诉我。

这封信说了这么多其实也没说个啥,“家书抵万金”一说,重的是那份感情。下次再写吧。代问大家好!

  健康 平安 愉快 顺心

                                  儿子  1997.10.18

 

亲爱的儿子:你好!

读了你星期六的来信,高兴有三:一是无论咋说收到儿子在百忙之中写来的信,这本身就足以令人欣喜;二是儿子一人独自在外求学,能不断提高自己,不落俗套。如认识到自己在大学的压力并提醒自己“学习上还需要专一”等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像拒绝抽烟这件事,虽有一些环境的影响和诱惑,却能保持清醒、独善其身,很让妈妈为之高兴。愿我的儿子四年或者六年以至更久的以后都能保持这样的纯洁,决不成为张氏家庭中第一位烟民;三是儿子字里行间表达出的对公、婆和妈妈的那份深情使我感动和欣慰。我们母子在书信中再次不约而同地体会到同一种感应。甚至都同时谈到了“家书抵万金”的感慨。真是心有灵犀啊!

公的生日是26号。前几天我们全家所有人等到中区吴家湾农场去玩了一天,提前给公过生日。我还特地代表你为公和婆祝了酒。大家都很开心,在那里吃了晚饭才一路步行回家。每每这种全家欢聚一堂的时候,大家就特别想念你,总要向我问及你的情况。我就十分乐意向大家报告你那里的一些可喜可忧或可乐的事。比如你怎么懂事啦、怎么有理想啦、当体育委员怎么负责啦、土豆烧牛肉的菜汤泡饭在你看来如何好吃啦,甚至连你们宿舍楼上的男生如何嚎叫啦等等等等,什么都讲给他们听。惹得全家哈哈大笑。

公和婆看了你的信都很高兴。他们要我转告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就你的身体情况就不要去搞体育活动了。两位老人也特别赞赏你在别人的劝诱下仍能拒绝吸烟一事。要我好好鼓励你,还说只要这样坚持几次,别人都知道你的习惯了,以后就不会老劝,而且别人也不会介意了,这对社交和人际关系也毫无影响。

关于想去参加“三级裁判”的培训一事。我想并不在于二十元钱的报名费,只要是有益又有必要的活动,怎么能去计较二十元钱呢。但我考虑的却是另外两个方面:一是你的身体状况一直令全家担忧,每每叮嘱你不要去剧烈运动。虽说裁判不及运动员的运动量大,但毕竟在场上跑来跑去。如果学成,有了一个级别的裁判称号,许多比赛活动你就无法推却。而这样的活动多了,实在也不适合你的身体状况;二是你在大学是以学文化学专业为主,本来学习任务就够重够艰巨的,还花一些精力去学体育方面的技能,是否真有必要呢?以前我给你讲过这样的道理:从你的天赋和现有的身体状况、技能基础都不可能从事专业体育工作的,只能成为业余爱好者而已。既然如此,又何必花一些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去学这个呢?这也不符合你信中说到的“与其同时干这件事又干那件事,不如高效率的干一件事”,“这也想搞,那也想搞,结果到头来什么也没有搞成”。虽然你已对此“望而却步”,但你是为了二十元而放弃的,而不是对这件事本身基于一个理性的思考,你的心里一定很矛盾也很留恋,这样的心情我是很理解的。希你能从实际出发,不要因此而不安。也许我说得太多,不一定和你想到一起。供你思考吧。

下次再谈    

                               妈妈     1997.10.23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