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中”的黑板报 —母子两地书(4)

 

 

“遂中”的黑板报 —母子两地书(4 

 

 

亲爱的儿子,你好!

新的一周又开始了,真不知道工作上的事情咋就这么多。一个接一个的大宗事务,像一场又一场战役一样紧张、劳累,使得我好久以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坐在办公室有一点空隙时间可以给你写信。

正如你说的那样,平时总想给你写信或打电话,觉得想要说的太多太多,而一旦铺开信纸或拨通电话却又觉得不知道从何说起。如果我热爱足球,或许我们可以聊一场球赛,评论一两个精彩的射门。可是我却对此兴趣索然。如果我也年轻,或许我们可以谈论身边的人群,从而探讨这个社会。可是我却是妈妈,虽然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但我们各自所处的是完全不同的社交圈子。于是便只好有情感的自然流露,虽然言之无物,却也是一种精神的寄托。总之,邮出了一封信,通完了一次电话,心里就踏实,否则就不安。

亲爱的儿子,你一定不会忘记你的母校吧,那所将你迎来又送走,那里面有过你少年时代的拼搏和梦想的“遂宁中学”。虽然这座校园现在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但是,每天下班后经过这里,却总是有一种别样的心情。

中午,我和那些骑着单车或挽臂搭肩蜂拥而出的莘莘学子们在那条狭窄的裕竹街相遇,虽然拥挤不堪,但我的心里却总有一份亲切。在这些饥肠辘辘归心似箭的孩子们中间,仿佛就有自己儿子的影子,甚至觉得有人就会在我的肩头一拍,叫一声:“嗨,妈妈!”然后我们就肩并肩地回到公和婆家里去饱餐一顿婆做的家常美味。

昨天,我还真的就听见了有人在叫“妈妈”,我回过头去,那是一个男孩,任性地把手里那几本已经破旧的大书往等在门口的妈妈的自行车兜里一扔,然后吊着妈妈的胳膊走了。那背影,真像你!

晚上,当我路过校门口时,往往比较冷清,映入眼帘的就是校门右边那块写着高考上榜学子名单的大黑板报。儿子的名字就在其中。

我已经记不清在那里驻足过多少次了。

儿子的名字在第三列的中间偏下面一点。每次我都能准确、迅速的从密密麻麻的名字中找出他来。时间已经过去两个月了,那字迹不再赫赫然,而是已经有些模糊,暗淡得必须靠近再靠近才能看出那上面的内容。可是,遂中却还没有把他们抹去。这里培育了你们稚嫩的羽翼,他们还在目送着你们飞向远方。为了那一行行的小字,母校也付出过多大的期望并齐心协力为之奋斗啊!他们怎么舍得抹去这来之不易的辉煌呢?

每每走到这里,我都忍不住靠近去看这块板报。为了那上面有一行记录上我儿子的名字,我们母子二人又付出过多少努力和心血啊!在那个炎炎八月,我们全家曾多少次对着那块黑板,早也望,晚也望,直到终于把儿子的名字望出来。

我们不会抹去那段记忆的,常常想一想,会催人奋进。

公参加了一个“好书俱乐部”。前两天,我偶然在那个好书目录里发现有乔丹的《我的天下》,我已请公帮你邮购一本。我想,买回来后我也看看。听你讲过乔丹其人,蛮有兴趣的。

祝你    身体健康 学习顺利

                                   妈妈    1997.10.21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