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的夜晚

  

 

周末的夜晚 

 

 

不知不觉又到了星期六,当我按常规干完一些日常琐事,时针才指向晚上的八点半。想到儿子在学校睡的那个顶楼的上铺床边会漏雨,想到学校要求注射甲肝疫苗,我的心里就一直不安。儿子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却要在这么差的条件下去生活、去应对,我真有些担心我们会不会犯一个顾此失彼的错误。

也许人们都习惯了周末的夜生活,今晚的宿舍大院比往常更静。固守着这个十几平米的房间,只有墙上嘀嘀哒哒的挂钟上那根红色的秒针在不知疲倦地转动,显示着这个房间里的生气。

当我在书桌边坐下的时候,有一种说不清是宁静还是凄然的心情。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好象我是独处于世外桃源之中。我甚至忍不住探出头去看看窗外,对面楼房里星星点点的灯光告诉我,这里不是深山旷野,我是实实在在生活在闹市之中,而且就在本市的核心机关——市人民政府的旁边,于是我便有一种安全踏实的感觉。

每每此情此景,我就加倍地思念儿子。我在心底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向上苍祈祷儿子的平安。

亲爱的儿子,此时此刻,你可曾有过一种耳热心动的微妙感觉,那是你的妈妈在苦苦地思念着你!

记得过去那不计其数的周末夜晚,我会在窗口不停地张望。等候我的那个贪玩篮球的儿子满头大汗、伤痕累累地归来。当终于看到儿子“唏哩哗啦”踩着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周身都在响的自行车从食堂拐角处冒将出来时,等得心急的我也会想好几句抱怨的话,恨不得把儿子臭骂一顿才好。

接下来是在灯光下吃晚饭,守着“哗啦啦”转动的洗衣机,看我们共同爱好的“综艺大观”,或者抱一副大象棋到我的房间来母子俩“将一军”。或者什么都不干,就聊天。听儿子讲老师的幽默、同学的理想,或者讲我们大家庭的温暖,每个小家庭的特点,或者筹划近日该购买点什么,为了备忘还会拿出笔来记一记。总之,嬉笑怒骂也是亲情,最是周末充满生气和喜悦。

现在,儿子走了。我不用在阳台上去张望,我只想关起门来,让这些美好的回忆陪伴我度过以后的许多周末。

当楼梯上偶尔响起“噔噔噔”小孩跑步上楼的脚步声,我明明知道那是邻家的孩子而不是我的儿子,却也习惯性地侧耳倾听一下,会不会有往日熟悉的“喀喀”的钥匙转动自家门锁的声音。接下来当然只有苦笑,我提醒自己:亚衡的钥匙在房间抽屉里躺着呢。

我不想让儿子为我担心。毕竟这么磕磕碰碰几十年过来了,应该已经学会了自我调适。

抬头望望挂钟,我知道今晚会接到儿子的电话,心里一阵欣喜。马上止笔,赶快坐到床边去等候那亲切的电话铃声。

   

1997.09.20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