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别的思念 —母子两地书(1)

  

 

初别的思念 —母子两地书(1 

 

 

亲爱的亚儿:你好!

昨天刚从重庆回来就想给你打电话,没办法,就想写信。好在今天上午在办公室也闲着,就信手提笔了。

亚儿:自你高考以来,我们母子俩在忧虑、期盼、等待和欣喜之中渡过了你的为期两个月的人生重要转折时期。

其实这又何止是两个月呢!

十八年来,我们母子二人就都是这么一天一天走过来的。看到你十二年寒窗苦读有了些许成功,我便觉得自己的苦和累有了很大的回报,为自己有这么一个好儿子感到极大的欣慰。

当然,欣慰决不能代替牵挂。十八年来,形影不离。相依为命的母子二人就要开始长时期的分离。我终于深刻地体会了“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复杂心情。于是离别时就总有那么多无休无止的絮絮叨叨和事无巨细的啰里啰嗦。分别后又总是摆脱不了对你的身体健康、学习条件、生活习惯、交友处事等等等等无尽地牵挂和想念。虽然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和所有关心你的长辈们失望。但毕竟你初出家门,对这个千奇百怪的社会还知之甚少。作为一个满怀激情的翩翩少年,在带着美好的向往跨进大学校门的时候,如果突然遇到刚刚离开家庭的各种不适,不知你会如何对待。

我想你应该在进校安顿好一切,但又尚未进入新的学业时(即军训期间)冷静下来,理清思绪,总结一下自己中学阶段的得与失。正确分析和对待进入大学后全新的学习和生活环境。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在不顺心的时候有美梦破灭般的失落。

你说你发现入学新生中比你高考成绩好的同学比比皆是,去学会欣赏他们,学习他们的长处吧。希望这些发现能成为你的动力。

亚儿:过去妈妈饱经生活的磨砺,失望和打击总是魔鬼一样伴随着我,使我失去了对生活应有的热情。而唯一使我能在事业上拼搏,并顽强地支撑起我们母子二人这叶生活小舟的希望风帆就是你。把儿子抚养成才是我强有力的精神支柱。

作为母亲,我常常受到人们的赞誉,但我的内心深处却常常自责。虽然自认为自己确也不失女性的温良,但遗传的基因造就了我的性情急躁,命运的不公促成了我的多愁善感。因此作为母亲,我内疚自己形象的苍白,更与“伟大”二字无缘。好在,知我者,儿也,我想你一定会理解和体谅妈妈的是吗?

回到遂宁,推开那扇属于我们母子俩人的家门,走进这块盛满我们母子深情的小小天地,我才深深地感到过去的日子是多么的弥足珍贵。就连这次短暂的重庆之行也是那么令人留恋。而我们却在忙忙碌碌、平平淡淡中让那些时光在不经意间溜走。

让我们期待将来吧,我想总还会有很多机会,我们会在山城欢聚。何况这一生,应该还有很多机会是属于我们母子的。

以后,我会经常给你来信,妈妈寂寞的时候,权当你又放学回家,坐在我的身边和我聊天一样。你不必每信必复,能认真阅读就行。不要把时间过多用在写信上。想妈妈的时候就打电话,妈妈永远是你最忠实的倾听者。

回来后一直为你那个九楼上铺而不安。但这也可看成是一种锻练,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和室友们搞好关系,团结友爱相互关照。屋顶如有渗漏立即报告老师,切不可拿身体健康开玩笑。

体检前来电话,注意休息。近日和军训期间本来很累,就不要去打球了吧。

望你自己管好自己、保护自己、善待自己。

  平安、愉快                                     

                              妈妈      1997.9.4

 

妈妈:你好!

你回遂宁以后我一切都不错,请放心。

估计这一个月还不会开始正式的文化课学习。我们寝室的人我全认识了。两个河北,一个广东,这你是知道的。两个河北人可能是农民,很朴实。那个广东人很滑头,经常指使两个河北同学帮他打开水啦什么的。也曾叫过我,但我没理他。

今上午开大会,说了一些事。你还记得报名那天学生处没给新生发学生证吗?今天上午大会上说,是因为我们现在还不算重邮的注册学生,必须要等这三个月内体检完了才发给学生证或让学生休学退学等等。本来以前我对体检心理负担挺重。现在想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能过关固然好,自己就认真学习,不让你失望。如果过不了关,不读就是,然后再想办法。你觉得如何?当然,也许并没我说的这么严重。

妈妈,你的性子很急,应该试着改一改。很多事用不着那么急。我也知道,以前很多事是因为我急,但现在我已经开始渐渐地懂事了,你也应该少急些了吧?碰到那些心里很烦的事,哪怕不愿意,也尽量让自己笑一笑,好吗?保持一种轻松的心态很有好处的。

以前在家的时候还不大体会得到,现在离开了妈妈,才体会得到你对我的爱有多深。谢谢你,妈妈。我一定会尽全力不让你失望的。

国庆我会回家,你就不用回信了。你自己要多保重身体,工作也要适可而止,别亏待自己。

我会常打电话回家的。妈妈,你自己去吃一个疗程的“复方益肝丸”吧!不要心痛钱,少寄给我一点都无所谓,算我求求你,好吧?

就写到这儿好吗?

  身体健康  心情愉快

                           亚衡  1997.9.4

 

亲爱的儿子,你好!

妈妈坐在阳台边的书房里,在你平时用过的台灯下给你写信。我想把今天的事情讲给你听。

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是小珂的生日,14岁了。我想你应该给小珂一个祝贺电话。小珂很想你,在我给姨一家讲述你的近况时,我听姨对小珂说:“小珂,你听听,亚衡哥哥军训好苦啊,你不要成天望着亚衡哥哥的信了,哥哥可能没有时间和精力给你写信了!”我听了心里很不安。原来弟弟还在巴望着你的来信呢。你接我信后立即给小珂写一封信吧,不要让这么天真纯洁、可亲可爱的弟弟失望,你说是吗?

晚上我和姨一家到犀牛堤,在有一次我们母子看完电影去纳凉长谈的地方就着夜晚的景色为小珂祝贺生日。要是你也和我们在一起该有多么快活啊!回到家,我便马上坐在桌旁给你写这封信了。

(刚写到这里就接到你的电话了。刚才听到电话铃响,我就好希望是你,结果,哈哈!果然是你,我真的好高兴啊!知道你已经给小珂写了信,上面关于给小珂写信的那段话就作废啦!)

有什么心里话,妈妈就爱写,这已经成了习惯了。以前只常写日记,写给自己看。现在除了日记,还可以常给你写信。这也是一种倾诉、一种乐趣,你也不要太在意。妈妈的来信一般不必回复 ,有什么电话上讲讲就行。如果我只顾自己的思念和兴趣,却加重了你读信、复信的负担,那就失去妈妈的本意了。你能理解吗?

儿子,想到你军训那么艰苦,妈妈和全家都不安。但是这也是锻炼自己意志的好机会,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妈妈虽然心疼,但也不能拉你的后腿。尽一切可能的时间好好休息,饭要吃饱。每天要记得吃药。何时体检,告诉妈妈。

儿子,晚安!祝健康、快乐

                          妈妈   1997.9.6

 

亲爱的妈妈:你好!

我的第一封信你收到了吗?我还没有收到你的第一封信,待会儿我去交信的时候再到校门口看看。

这两天在军训,每天都是大剂量的训练。不过这不算什么,就是再苦点我也受得了。但是,妈妈,我好想你,真的。其他很多同学都很想家,但他们只不过乍一离家感到的不习惯,可是我始终都好想你。我敢说,97级其他新生想念家人的感情绝对没有我这样强烈。没有谁理解得了我们十八年的母子情有多么深。

今天上午训练间歇,班长叫大家唱歌,每人都可以站起来唱。我本想站起来唱一首感谢母亲的歌,歌名叫《真的爱你》,可是我怕我唱的时候哭出来,就没有唱。但一上午,我想着这首歌,眼眶还是湿了几遍。也许你认为我太脆弱了吧?但我不这样认为。以前你去出差,十天半月不回家,我也没有这样想念过你。我现在的心情,妈妈,也许你能理解吧?

我想,我如果是姨或者舅舅的儿子,也许不会特别的想家。因为如果那样的话,我知道我的妈妈不会孤独的。可我是你的儿子,我可以想象你一人在家时的孤单情景。妈妈,你真的好伟大!

我不能说我没有哭。是的,我正在哭。我不是怕吃苦,我是太想你了。军训很多同学都喊受不了,我没有。我表现特别好。班长还有意提拔我做副班长(15个人里选一个),可我没有兴趣,推说嗓子疼,不想当。我不想和所有同学说话,我知道他们都不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我只想一个人拉低帽檐坐在场边。

还有一件事我想对你说,我现在已经十八岁了,我想我也可以对自己的前途发表一点意见了吧?我想了快两天了:我有些不想上大学了。这个想法完全是从自身里边冒出来的。我现在在大学里边很不错,同学们喜欢我,辅导员也喜欢我,军训教官也很欣赏我,经常点名表扬我。可我对大学却渐渐厌倦了。昨天晚上打电话给你没给你说,是因为电话上一下子不容易说清,加之本打算这两天给你写封信,就把这事一并说了。

但我也知道,也许你很希望我能好好学习。所以我也没有一口就说“不读了”。如果你很希望我继续读的话,我也会尽力的。我甚至想如果不读了的话就先去学驾驶,然后去乡下帮人修公路什么的。这想法太天真了吗?

公说过要不断充实自己,为以后走上社会有所准备。可充实自己非得在大学里才成吗?对不起妈妈,这些话也许挺让你失望。如果那样的话,我就收回以上这些话。但我也挺希望你考虑一下,我是真的有些不愿读书了。好吗?

请别生气,妈妈。

最后请千万保重身体,保持愉快的心情。我爱你,妈妈!

此致  敬礼

                            儿子  1997.9.7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