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夜的遐思

  

 

高考夜的遐思 

 

 

夜阑人静,久久不能入睡。辗转反侧,思考着那些不可知的未来。

今天,衡儿已经考完了四科,明天还有一科高考就结束了。十二年寒窗苦读,眼见得就要完成最后一份答卷了。它关系到儿子的前途,亦即关系到儿子的一生。如果说儿子是一块充满希望的土地,我也耕耘十八年了。如今这收获的季节,是喜是忧,难以名状。

昨天是考试第一天,早上把衡儿送到遂中(考场)门口。目送他下车,进考场后,我便悄悄去了广德寺。早上的寺庙格外清静,再加之是星期一,没有太多的游人,估计碰到熟人的可能也极小。

我并不信佛,从不烧香求愿。因为我不知道那些用石头和泥水塑造出来的神像到底会有多大的神通。但今天我来了,我想对这里所有的神灵虔诚的顶礼膜拜,倘若真能为我儿助一臂之力,那就是儿子的造化!就算我的临时抱佛脚并不能感动神灵,至少也不会有副作用吧。(嘘!到菩萨面前了还敢如此妄言。罪过罪过!)

径直走进寺院大门,在大雄宝殿旁边的香蜡店向老太太咨询了烧香求愿的礼节,按照老人家的指示买了一些香蜡钱纸。在大雄宝殿烧了香蜡后,便求拜佛像,求神灵保佑我的儿子考试顺利。进入“复旦大学”。然后为儿子捐了功德钱。

接下来到观音殿去烧香、许愿。寺庙的老人告诉我,这里的观音菩萨很灵验,有求必应。如果许了愿,一定要记得来还愿。她们还说寺院内的佛像都是可以拜的,但许愿只在一处。最好是必定显灵的观音菩萨。

我为观音菩萨点上了两根大蜡,三柱大香,插在香炉的正中。然后恭敬、虔诚地跪拜。祈求普度众生的观世音菩萨念及儿子的十二年寒窗苦读,也念及我十八年含辛茹苦抚育儿子的艰辛,保佑我儿考试顺利。我向观世音菩萨默许,倘能如愿,我会再奉大香大蜡,放鞭炮、挂红、出功德钱来感谢菩萨!拜毕,又在这里捐了功德钱。

寺庙那个热心的老太婆来帮助我,教我先将钱纸抖散,然后点燃丢进炉堂。如果没有点着火,神们就得不到,可惜了。还说所有钱纸,可以烧在这一处,心中默念“诸神众佛都到这里来领钱”。并说出自己希望达到的什么目的就行了。

告别观音殿后,一路参拜。“千手观音”、“四大天王”等等,见佛便拜,也没少出功德钱。

完成最后一个叩拜走出寺庙大门时,我看了看时间,刚好九点半钟。儿子是九点钟开始答题。但愿菩萨有灵,儿子能承蒙神灵庇护,答题如行云流水,录取如乘风破浪,一路到达他理想中的大学。

两天过去了,儿子考完回家,也不便太多询问。

明天考试结束,压抑许久的学子们将有冲出牢笼般的解脱。绷紧得快要断裂的弦一下松弛下来也会弯曲,何况十二年来大赦后的狂欢。怎么引导儿子走向成熟,走向正道,已成了我的当务之急。能否如愿考上“复旦”或者“重大”固然十分重要,但道德观、人生观的形成和成熟,同样对他的前途至关重要。

明天下午开始,衡儿便进入了长长的暑期。这个假期必定是在期盼和等待之中度过,或失望或高兴或沮丧。至于如何打发这不短的时光,让他去打工,或者让他去学美工、学电脑什么的,或者陪他去旅游等等,我心里也没有谱。

还有健康的问题。皮肤的毛病继年底在川医检查后似乎也有增无减。是不是在这个暑期也应该去重新诊治。

无人倾诉,也无人商量。想来想去,我也没有主见。

回想十八年来的酸甜苦辣,我不能让眼泪挂在腮边,我要把它咽进肚里,化作养分去培养自己的意志和毅力。生活对于我从来没有露出过笑脸。直到今天,虽然我企盼着有一分微笑属于我,但我不能太在意。因为失望是一种痛苦,更何况如果大失所望呢?

我不会忘记昨天去广德寺求过观世音菩萨。我应该满怀信心。

南无阿弥陀佛!

 

                                          1997.07.08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