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吧,我的儿子!

 

 

飞翔吧,我的儿子! 

 

 

儿子放暑假了,两个月的假期怎么打发。想来想去,煞费苦心,还是不惜重金,把儿子送到“小记者夏令营”去潇洒走一回。虽然只有半个月时间可以利用,但夏令营对营员进行封闭式新闻采访知识的培训,可以培养儿子独立生活,自我管理的能力,同时体验集体生活的甘苦。虽然近期经济非常拮据,负债已达数仟元,但还是决定再勒紧裤带为儿子交出280元之多的营费。只要儿子真正保持高昂的热情在“夏令营”里认真学习知识,一定会获得许多更为宝贵的精神财富。所以我乐意为此付出,无论是金钱,还是心血。

    为了参加这个夏令营,儿子提前高兴了几天,到昨天中午就兴奋得有些按捺不住了。午觉不能安睡,索性在地毯上打几个滚,然后翻箱倒柜打点行装。那份天真幼稚的童趣和那份喜悦的心情深深地感染了我。我们娘俩就一五一十地把衣物、餐具、洗漱用品、日用杂件往他的旅行包里塞。

反复思索到了那里面还需要些什么。香皂用小块的,外出时才好携带;带几包桑菊冲剂可以解暑;装一把折扇,在郊外有用场;哦,别忘了带一小筒卫生纸,既可用作手纸,又可作为餐纸。出门在外,这些小事有时真会让人尴尬的。

末了,让儿子把所有物件再统一清点一下,用一张清单记好,到返家时才不至于丢三拉四。儿子凭着丰富的想象力,在他自己编制的清单上,每一件物品都简单地勾勒出一幅画,挺形象的。画的纸扇打开着,扇面上还写着“楚留香”的字样,真是孩子气!

   “小记者”夏令营,今天终于开营啦!

早饭后送儿子到报社报到。那里挤满了来自各校的营员和他们的家长。我把儿子带到办公室领取了营服和学习用具,和几位辅导员一一照面,又再三嘱咐儿子各种琐事,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报社。

儿子虽说已有十四岁,准男子汉规格了,但有生以来从未离开过家庭。这一下脱离了温室,去过集体生活,去自己照料自己,也不知他是否会想家,是否吃饱睡好。想到这里,不知怎的,我这个平日里总嫌儿子调皮淘气,总爱对他横眉冷对怨声载道的人,不禁鼻子酸酸的,拖着如铅的脚步,连头也不敢回转一下。

回到办公室,转悠了一圈,还是若有所失,也不想干点什么。正和同事们聊天,忽听外面有少先队的鼓号声。“嗖”地站起来,奔到楼梯边的走廊围栏处,举目远望,果然是儿子们的夏令营队伍,从报社往宿营地开拔。鼓号队后面,儿子是队旗手,威武地走在“小记者”队伍的前面。他抬头望着我们的办公楼,看见了我,便憨憨地笑,还不时向我挥手,直到消失在我的视野之中。

队伍走了,带着我的儿子,牵动着我的心。

我一溜烟跑下楼去,站在大门口继续眺望。

队伍转过去,到了政府西街,一直开进中区人武部,那里就是他们的宿营地了。从门口望进去,一幅醒目的横标“小记者夏令营开营仪式”挂在操场中央。场内有摄像人员在录像。教委的、团委的、报社的好多领导都在那里指手划脚,成为电视节目的主演。不知道今晚的遂宁新闻里能不能看到儿子的形像。

刚把儿子送到报社,又在这里来远眺。我都不知道怎么不知不觉竟然跟着队伍走了这么远,一直跟到这里。

我想,我应该懂得,早晚有一天,儿子是要离开母亲的。就象小鸟羽翼渐丰时总会离开温暖的雀巢到蓝天去飞翔。一个因为母爱情结把儿女永远留在身边的母亲是自私的。只有既为它觅食,又要让他学会翱翔,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去学会飞翔吧,我的儿子!

 

                                         1993.07.15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