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和《童话大王》

  

 

儿子和《童话大王》 

 

 

 

儿子酷爱《童话大王》月刊,总是从上一期就开始盼望下一期,每一期的内容一字不落全部通读。他视这本杂志的唯一作者郑渊洁为偶像,不但喜欢他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留断点的文笔风格,而且还特别接受他关于家庭关于学校关于教育甚至关于社会的所有观点。

有一次,儿子推荐我看《童话大王》四月号中郑渊洁和皮皮鲁的对话录,这期对话录是专门针对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方法的。

郑在文中说:有六种对待孩子的作法最伤孩子的自尊心。一是不表扬优点,老是批评缺点,说孩子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二是拿自己孩子的缺点去比别人孩子的优点;三是常常流露出为孩子作出了牺牲;四是当着外人的面揭孩子的短;五是用命令式的口气和孩子说话;六是孩子的一切要由大人来决定。

看完这篇文章,我很受触动。其实以上六条我都在不经意中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也许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伤害了孩子的自尊心。

郑说:“你的孩子是有才能的。能把这篇文章推荐给父母看的孩子一定有才能。”这话虽然并不那么绝对,但也不无道理。我也到了应当仔细检查一下自己教育孩子的方法的时候了。孩子这么大了,必须保护他的自尊心,如果不能很好地尊重他,就完全可能给他造成自暴自弃的后果。到那时才会一发而不可收。

以前我老是用传统的教育方法去管教孩子,粗暴急躁,自己说了算,现在看来不行了。时代变了,社会在进步,教育的理念应该随着时代的变化致力于受教者个性的发展和创造性思维的开拓。再用那种近乎于君臣关系的方法管理孩子只能引起新一代的叛逆,并且扼杀孩子的天赋和潜能。

最近几期《童话大王》举办 “友谊沙龙”活动。那是郑从全国各地报名申请的小朋友中每期选出一批,把他们的名字和联系信息刊登在杂志上,以供全国各地的小朋友给他们写信交朋友。儿子对这活动很感兴趣,执意要去信报名参加。我很理解,当然也很支持。非常希望在全国各地众多的小朋友中他会被选中而不至于让他失望。

儿子写好信,要我帮他代交。在交信的同时,我也给郑渊洁写了一封信。全文如下:

郑渊洁老师:你好!

经我儿子张亚衡的引荐,我结识了《童话大王》并和亚衡一样深深地喜爱上了这本杂志。现在,一有时间我们就在一起欣赏、探讨你的文章。我最喜欢读你和皮皮鲁的对话录。

的确,这本杂志给我们孤独沉寂的生活带来了笑声,带来了乐趣,连我也变得像个孩子了。儿子也因为我喜爱上了《童话大王》并接受了你教育子女的一些观点而变得更加活泼更加懂事。是《童话大王》使我们更加母子情深。我们由衷地感谢你!

《童话大王》举办“友谊沙龙”的活动很好。目前的独生子女们大都孤单寂寞,再加上城市楼房建筑增多,小朋友回到单元式宿舍里,成天大门紧闭,像囚禁在笼中的小鸟,很少交往朋友接触社会。通过“友谊沙龙”可以让他们结识了解一些异地小朋友的学习生活情况,了解社会的深刻变化。这对他们来说一定是很新鲜的事情。

亚衡从小失去了父爱,长期以来我们母子相依为命。他酷爱你的童话,喜欢结交朋友。但寂寞单调的家庭环境和紧张的学习压力使他的个性和天赋得不到很好的发展。

知道《童话大王》举办“友谊沙龙”的消息,我们都很高兴。昨晚亚衡冒着完不成作业要被罚写加倍的作业或者罚跑十圈操场或者请家长到校等诸多危险给你—— 他心目中顶礼膜拜的偶像写第一封信。那激动,那严肃,就像安达要去见上帝一样。

他设想着寄出这封信后即将出现怎样令人兴奋的结果。我被他的情绪所感染,随着他丰富的想像分享着他的欢乐。为他提出的种种“也许”作了乐观的分析,因为我不忍心让他太失望。

但是,我最后不得不告诉他,郑渊洁叔叔收到的信件太多太多,他不可能亲自一一回复,也不可能请全部来信的小朋友都来参加“友谊沙龙”,他每期只能从中选取很少的几个朋友。至于选取的方法,也许按寄信的时间顺序,也许按全国各地小朋友的分布情况,也许......总之,郑渊洁叔叔不一定会亲自给你回信,也许六月号上没有你的名字。甚至,也许郑渊洁叔叔根本没有机会拆看你的信。

亚衡听了有些失望,说:“可惜我们没有特别邮票!”然后他心情沉重地回到那张他已十分厌倦的课桌旁,时间早已是十点半,作业还没有写完呢!

今天,亚衡委托我寄出这封信。他还特别嘱咐我:“不要往邮筒一扔就完了,要交最保险的那种,就是邮递员要叫收信人签字的那种。”就这样,我接过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心里老是不踏实,一种强烈的不安和歉疚袭扰着我,在将这封信投向邮筒的一瞬间,我终于决定给你写这封信。当然我不愿意也不会告诉亚衡。

好了,这就是我—— 一位郑渊洁崇拜者的母亲写这封信的全部经过。我想用一句比较时髦的话来结束我的啰嗦:理解万岁!

最后请让我提一个小小的要求:此信内容请勿公开!谢谢!

顺致  敬意!

              四川省遂宁市        1991.04.19

没想到,五月里的一天,儿子果然收到了郑渊洁的亲笔回信:

张亚衡:你好!

我每天平均收到六百封信,有专门机构帮我看信和复信。我现在一个月大概只亲自回五封信。你看,你的运气是不是很好?

谢谢你和你妈妈喜欢我的童话。希望《童话大王》继续带给你们欢愉。

67月号的刊物已经发排,我争取将你的名字登在8月号上,行吗?

送给你一张课程表,喜欢吗?           

   郑渊洁      1991.5.10

虽然郑渊洁在“争取”二字下面加上了着重符号,但儿子的名字还是准时出现在了8月号《童话大王》的“友谊沙龙”里。

杂志一经出刊,每天都有很多外地的小朋友给儿子写来信件,交流各自学校的学习情况。每当收到这些来信,儿子便高兴地读给我听,然后认真地给一些小朋友写回信。通过这样的交流,既让孩子了解了外面的世界,也增进了孩子的写作能力。

感谢郑渊洁!感谢他的《童话大王》带给孩子们这样一个纯洁的童话般的精神世界!

看到儿子的那份开心和每一点进步,真的,很欣慰!

 

                                         1991.08.19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