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孩子

 

 

救救孩子 

 

 

 

也曾教书育人,为什么我对今天的学校教育却如此陌生?

我的妈妈去学校开家长座谈会,从其他家长的对话中得知在一次数学老师布置作业时因亚衡擅自提前开始做作业,这位老师便大为光火,在课堂上严厉训斥亚衡,还总结性发火说“十有九个离婚家庭的娃儿都是孬火药!”

妈妈十分委屈地回到家里,详细询问了亚衡,证实了真有其事。我下班后,又去找了儿子的同班同学了解此事,确凿地证实了事情的真实性。

我和我的全家总是想尽千方百计关怀亚衡,给他尽可能多的温暖,意在尽量弥补他生活在单亲家庭中的缺失。和别的孩子相比,不让他感到自卑。可是,在学生心目中最具权威的学校和最可信赖的老师却当着全班同学用家长的个人隐私来讥讽学生,这不仅是对我的侮辱,更是对儿子自尊心的严重打击。这是比体罚更凶残的伤害。皮肉摧残尚可用医药治愈,而心灵上的伤痕却将形成永远的阴影。

我的婚姻自由和个人信息理应受到尊重和保护。一个教师,同为女人,和我素不相识,有什么资格和权利当着全班五六十名朦胧纯净的孩童来揭示一个学生的家庭隐秘。这是对我人权的侵犯,也是对我人格的侮辱。对此我必须向这位教师提出强烈的抗议!

虽然这位女士在各方的压力下也作出了道歉。可是,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中,在这样的教师心目中,孩子怎么能有尊严地做人,又怎么能安心地读书呢?我要的不是一个道歉,我只想呼唤:什么时候,中国教育体制下的孩子们,才能成为学校里扬眉吐气的主人?

记得有一日早上,儿子没吃早饭,我给他装了两个红桔在书包里,叫他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吃。没想到这事也给儿子惹了祸。

放学很晚了儿子才回家。他说,早上他去操场做操,回到教室发现那两个红桔已被老师搜缴去放在讲坛上(许是哪位同学告了密)。老师就宣布惩罚他打扫教室和他们班的所有公共卫生区域。

有那么严重的错误吗?妈妈给的仅两只红桔而已,既没有危害到自己也没有危害到他人。倘若说违反了班级或学校某种规定,搜缴了也就算了,却还要受到这么严重的惩罚吗?这孩子有什么罪过?

扫地,本来是培养孩子勤劳自立的事,可是用来作为对一个八九岁孩子强劳动量的惩戒,却是如此龌龊!

常常被罚写作业。那天儿子哭丧着脸告诉我:“老师说我写字写得慢,罚我把这本书(指那一册语言课本)上的合体字都写一遍,每个字还组成词,再写这个字由哪两部分组成的。”

我翻开他的书,见合体字很多,按要求把每个字组词,再分析结构,任务确实很重。但当着孩子的面,我只能鼓励他认真去完成。

我一直守在儿子身边,孩子的眼皮一直在打架,却强撑着直到十点四十五分才做完被惩罚的语文作业。可数学作业还有一张试卷的任务,的确不忍心让儿子再熬夜,只好让去他睡了。

第二天早晨六点多钟便硬着心肠把孩子唤醒,催促他起床完成昨晚没有完成的数学作业。又做了半个多小时才完成。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而当老师把学习作为惩罚手段并成为学生最害怕的事情,无疑就会摧毁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和创造性。越惩罚越反感,越反感越惩罚。这样恶性循环的训练方法,不但不能启迪学生的思维和智慧,反而还会给孩子带来难以抚平的精神创伤和人格障碍。这样的教育方式,于师于生,又如何是好?

何况少年儿童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如果每天不能保证九至十小时的睡眠,孩子的身体健康便无从保证。长此以往,无疑是对儿童最无情的摧残。

记得有一次,孩子的语文作业中有一道组词的题,老师布置每一个生字必须组成三个词语。而其中有两个字,一个是“蝴”,一个是“蝶”。儿子向我请教,问这两个字怎么组成六个词语呢。我告诉他,这样的字是特定名词里的字,这两个字就组成“蝴蝶”这一个词就行了。可孩子却怯生生的不敢这样,说老师说了,每个生字必须组成三个词语,一个也不能少,否则就要受罚。直到我告诉他,这题由妈妈负责,这才把孩子的惧怕心理安抚下来。

真不明白这样机械呆板的教学方法除了严重扭曲学生的智能和扼杀学生个性以外,还有什么积极的作用?

有一天,儿子放学回来告诉我,老师向全班同学说:“老子今天少给你们布置点家庭作业,让你们这些狗日的去耍!”这位被孩子们顶礼膜拜的老师虽然带有侮辱性的恩赐。却也给孩子们带来了极大的欢欣,他们象禁锢高墙的囚犯意外地得到了一次额外的放风一般乐不可支。我一回到家,儿子就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我,让我分享他的愉悦。

  减轻学生负担已成老生常谈,可是,这样的减负却如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手上的巨石,每天被推上山,然后又滚下来,如此周而复始,学生负担越减越重已是不争的现状。重负之下,拔苗助长,机械重复的学习只能培养出工匠,轻松快乐的创新才能培育出真正的大师。而且,沉重的学业负担,既压抑了孩子们的兴趣和个性,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也压弯了孩子的身躯,扭曲了孩子的精神。

中国的教育将走向何方?

虽仍然从事着与教育相关的职业,可是,弱其力,嘤其声,又怎奈何?

请给孩子们一方晴明纯净的天空!

请还孩子们一个自由快乐的童年!

救救孩子!!

 

                                         1988.01.31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