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转学

 

 

儿子转学 

 

 

 

总是期盼周末,因为可以回家看望妈妈和儿子。每次回去,儿子都很依恋我。上个周末他几次对我说:“妈妈,我要和你一起去遂宁,我到那边去读书再参加少先队就是了。”

以前他一直说要等到参加了少先队再到遂宁,似乎觉得走了就失去了入队的机会。可这次也许他是越来越想念妈妈,很想尽快跟我一起去了。他的一番话说得我好心疼!

临走的时候,儿子哭着撵我的路。知道我今天不可能带他走,便哽哽咽咽地说:“妈妈慢走,下次一定要来接我啊!”

我也很难过地安慰着儿子:“妈妈下次一定来接你!”

车开动了,儿子倚着车窗,流着泪,跟着汽车跑:“妈妈一定要来接我啊,一定要来接我啊!”

好不容易才把他劝回去,他已经跟着汽车跑了好长一段路。

我心痛如刀绞。眼前一片模糊,除了儿子的身影,便没有了其他任何的景物。接下来是迷迷糊糊地晕车、呕吐……

回到局里立即找领导,希望能尽快落实儿子转学读书的问题。但听鲁局长等人的意思,新建市调入大量干部,其子女转学的比较多,这事还有一些问题需要研究和协调,真是让人焦灼不安。

儿子刚上一年级,应该选择一个较好的学习环境。尤其需要选择一位好老师,才能在整个小学学习阶段打下较好的基础。看来这事坐等组织安排恐怕很被动,还得自己下点功夫才行。

可是在这人地两生的地方,异地工作调动而来,各种具体问题已经搅得我焦头烂额。运行李、安寝室、适应工作、联系儿子的学校,什么事都得操心。儿子上学是大事,我也曾去学校打听过,受冷遇,碰钉子已经尝试过,我真不知道怎样来解决这些生活中的难题。

又一周过去了。我托教研室的廖主任去帮我联系遂宁的顺南街小学,没有办成。鲁局长又帮我联系了高升街小学,看来进校是不成问题的了,只是所进班次还尚未定夺。这对于儿子来说是很关键的。没有一个好的启蒙老师,无疑是一件不幸。

为此我又去找了蓬溪一个老朋友给我介绍的城北小学教导主任,她答应去给高升街小学校长做工作,把儿子安插在一个师资力量较强的班里。

这个周末又回去时,儿子高兴地拿出一副弹子跳棋,他说这是他们学校温老师送给他的分别礼物。我也非常高兴。儿子虽然在东方红小学只上了短短三个月一年级,但说明儿子平时在学校是很受老师喜爱的。于是我也带着儿子去商店买了两本影集,在第一页上贴上了他自己的照片,在上面题写了“老师再见!”临别留言,叫他在离开学校时,送给他喜欢的老师作为分别留念。

但愿我的儿子到了遂宁也能遇到很好的喜爱他的老师!

 

                                         1985.12.28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