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牛奶!

 

 

“倒牛奶!” 

 

 

 

“倒——牛奶!”

每天早上,那个卖牛奶的人总是在七点一刻的时候,准时挑着担子出现在我们楼下。而且在他的叫卖声里,总喜欢把那个“倒”字拖得特别长且重,然后拐一个弯,再轻而短地呼出“牛奶”二字。

在我们家里,与牛奶工那令人发笑的叫卖声相呼应的便是我那宝贝儿子。

每天清晨,只要听到这样的声音,儿子总是马上接着高喊:“等到!”他那稚嫩的声音很童趣,而且与那个牛奶工正好相反,他是把“等到”二字喊得短而有力,非常砍切,非常急促。他也不管自己关在屋子里那微弱的音量是否能被外面的人听到。反正外面喊一声,他就马上应一声。

“倒——牛奶!”“等到!”

“倒——牛奶!”“等到!”

室内室外就这样唱和着。

而且儿子会马上放下手中的积木或图书等什么玩具,“乒乒乓乓”拉开抽屉手忙脚乱地翻找牛奶票。一边翻一边自言自语着:“咦,牛奶票呢?等到!”他同时又没有忘记忙着与外面的叫卖声继续呼应。深怕那卖牛奶的人不等他下楼就走了。

“舅舅,快给我找一下盅盅,!等到!”

一阵狂风骤雨般地忙活后,他便飞也似的向楼下跑去。

每天早上,我们都会被这一幕滑稽的小戏逗得乐一阵子。

今天早上,我又和往常一样,在他跑下楼后,站在我们二楼的窗口边看着他。

卖牛奶的人五十开外。别看他满脸麻子,对小孩子可凶啦。当儿子边喊“等到”边跑到他身边时,他总是凶巴巴地说:“盅盅拿矮点!”完全是一副命令式的口吻。

儿子只好半蹲着身子去适应那装奶的小铁桶。总是很吃力地把盅盅和手腕扭成一个直角,仿佛那样盛在里面的牛奶才会保持平衡,才不会倒出来。

当“麻子”把一提勺牛奶“哗”地倒进那个直径约八厘米的小盅盅里时,牛奶早已溅出了许多。孩子小心翼翼地端起来,踮着脚尖,轻轻地慢慢向家里走来。他不会掌握平衡,杯里牛奶老晃荡,于是他总爱边走边喝,往往把一杯牛奶端回来已经只剩下一半左右。

两个约摸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走过来,大概是觉得这么小的孩子出来买牛奶着实可爱,端着牛奶的样子又很滑稽,于是想戏弄他一下:“小娃儿,莫忙走,还有一瓢呢。”

儿子信以为真,停住脚步,迟疑地回头望着麻子,谁知只顾了回头,手里的牛奶杯却斜向了一边,牛奶洒了一地。

麻子不耐烦地对孩子说:“各人走你的哟!”

儿子回过头,看了看地上的牛奶,怪可惜的。他知道上当了,也不再理他们,继续慢慢往回走。两个年轻人却兴致丝毫不减,又在他身后叫起来:“哎呀,你的盅盅下面有个虫子哦,不信你看看呢!”

儿子有些警惕了,他并没有去观察虫子在哪里,而是停住脚步,两只小眼睛紧紧盯住这两个人,似乎想要看穿这两个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年轻人也真能玩,其中一人竞弯下腰,指着儿子的杯底说:“看嘛看嘛,那不是一个大虫子吗?”

儿子仍然不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我赶紧从窗口伸出头去喊:

“儿子快回来,叔叔那是逗你呢!”

听到我喊,孩子像得了救一样,满肚子的委屈全都倾泻出来,直冲我喊叫:“妈妈来端,快呀!妈妈快来呀!”

我赶快跑下楼去,把儿子牵在手上,一起回家。

 

1983.06.16

 

 
返回首页夏花秋叶集